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今日滑冰感想:
性感JK
在线摔跤

【青葱】吸血鬼生活(1)

狼人土x吸血鬼总

可能是轻松的搞笑故事

‼️OOC有‼️

打滚求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见过吸血鬼吗?如果把这个问题做成街头访谈,一大半的路人会用瞪白痴的眼神瞪你,然后不屑离去。一小部分路人会多情地编造一个暮光之城那样的波澜壮阔的恋爱故事。但如果你走进歌舞伎町尽头的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里,问那位长了一头银色卷发的老板的话,他那双总是很无神的眼睛会突兀地睁大一下,然后用不是那么使人信服的语气说:“我店里就有,你想见吗?”

是的,这是坂田银时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他是个吸血鬼。

这秘密很安全,因为这种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所以尽管有许多人见过银时后神秘失踪,但并没有人怀疑到银时头上。

通常,银时并不会在居酒屋的熟客中选择食物,但今天比较特殊。

凌晨三点,早该关门了。银时饥肠辘辘地站在吧台后面,看着他唯一的顾客醉倒在了桌上。

他认识这孩子,高中生,和姐姐相依为命,偶尔过来吃点东西,一般不喝酒。今天冲田总悟(银时无意中见过他的学生卡)一反常态地喝得酩酊大醉(区区三壶清酒),银时已经不是很能理解那让冲田痛苦得抓肝挠肺的悲伤了,但他觉得姐姐死了对人类来说确实是一件值得难过的事情。

银时向来对冲田有点好感,所以即使冲田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味(绝妙的猎物),银时也没有去享用他。但今天,他可能要做出这个令他觉得有点抱歉的决定了。

“总一郎?”银时试探性地叫了叫,冲田颓废地抬头,茫然地盯着他。

应该没什么问题。银时把店里的工具收好,关上灯,轻柔地踱到冲田旁边,双手劝导性地搭在冲田肩上。他拿不准该不该再用一下催眠,但冲田已经听话地站起来了,所以他没有施展他那蹩脚的、随时都可能被打断的催眠。

歌舞伎町依旧热闹非凡,冲田在霓虹灯中迷迷糊糊地穿行,他能感到有一只手在引导着他,那手宽大,却并不温暖。

如果能好好思考一下的话,冲田应该能发现这挺奇怪的。蒸着汗气的夏夜,同行人不仅没有体温,甚至堪称冰冷——这绝对、绝对是不祥的。

况且,银时根本不知道冲田家住哪。他怎么可能会真是护送高中生回家的护花使者呢?

冲田稍微有一点意识时,发现自己正和自己不甚熟悉的居酒屋老板面对面挤在一个黑漆漆脏兮兮的小巷子里,老板的鼻子贴在他的脖颈上,深深地呼吸着。

“总一郎君,你是处男吗?”银时沉着嗓音说,他也知道这个问题挺怪异的。

“是……?”冲田犹豫地回答,他想把老板推开,但是手使不上力。

“太好了。”银时笑了笑,咬上冲田的脖子。

尖牙极有效率地刺破了冲田白嫩的皮肤,血液涌进银时嘴里。冲田一如银时预想的那样鲜美,那血液甘甜,银时甚至血里觉得带着丝丝的草莓牛奶味。

冲田很快失去了意识。最初被刺破的时候,他疼得瑟缩了一下。随着银时的吸吮,力量一点点从冲田体内流失。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猜他要死了,是老板杀的他,但他搞不懂为什么老板要像吸血鬼那样做,真的有吸血鬼吗?

银时用自己的肩膀抵着冲田,防止冲田直直摔在地上。他比较喜欢站着进食,人类也说这样比较健康,况且,地上太脏了。

美餐一顿后,银时放开冲田的尸体,看着自己的熟客僵僵地倒在地上。他生出了点不常有的同情。

此时的冲田双眼禁闭,脸色煞白,身体怪异地扭曲着。

想必总一郎这一天过得不怎么样,刚失去了姐姐,又莫名其妙地被人吸了血——打住,这不能叫莫名其妙,银时他可一直是吸血鬼,总一郎君不知道而已。但几乎每个人都承认,被变成吸血鬼还不如直接死掉。但是……

银时还不太舍得告别这个挺有意思的熟客。何况听起来总一郎家里还有人在等他回去……

犹豫再三,银时还是划破了自己的手指,血液立马从伤口冒出。

他撬开冲田的嘴唇,把指头上的血渡到冲田的嘴里。片刻,冲田胸口强烈地抽动了一下,像出水的鱼那样开始呼吸。

冲田再度睁开了眼,依然十分迷茫。银时看了看时间,确认冲田已经吸了他足够的血,便匆匆离去了。



土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先是恼火,后是心安。看来冲田没丢,到底还是回家了。

他知道三叶的事给冲田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可能会去寻短见那种打击。他找了冲田一夜,刚刚放弃希望准备补觉时,冲田回家了。

土方打起精神,想问问冲田怎么过的夜,但一看清冲田的情况,他就气得想砸东西。

冲田衬衫的领口被撕坏了,沾着一条一条的血痕,脸色异常的苍白,全身发抖,像发高烧一样战栗着。

也许冲田自己都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但土方很清楚。他愤怒地嗅着冲田身上的气味,只为了最后确认一遍自己的结论——

冲田被变成吸血鬼了。

TBC.

外滩 外滩  挤挤的外滩

我考完了——
超开心

小可爱们可以开始催坑了

Flag一下
高考成绩理想的话
我狙全国一卷
二十几号成绩出来以后写

【银冲】看到迷路的孩子就要负起送孩子回家的责任来

六一儿童节快乐!!

一篇攘夷银和幼总的儿童故事(没有写完,等高考完补完)

OOC有&求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

“醒醒啊。”

“银色卷发?死了?”

乍隐乍现的日光燎着银时眼睑,他正沉浸于粘稠得化不开的睡眠之中。可能有一个声音在叫他,但他不想管,天人也好幕府也好,他不想打了。起码这个下午不打,这几天的停战可是有协议的。

“没死啊。”

太讨厌了。这个声音不仅没有放弃,还增加了音量。银时没有努力去想那人在说什么,他固执地保持着平稳的呼吸。

“为什么睡在这?”

可能是个孩子,声音嫩嫩软软的,还带着种奇特的悠闲。

“衣服好脏。”

关你什么事?我们队里又没带洗衣机,我已经尽量勤快洗了,那可是白衣服啊。

“啊啊,是真的刀啊。”

好奇怪,这孩子语气里没有一点真正的惊奇或是赞叹。他语气很平静,似乎只是在复述一件事实。

“诶,有糖?”

感觉到手指的靠近,银时猛地翻身坐起,红眼睛直直对上了双蓝眼睛。

执着骚扰他的孩子留着栗色的短发,蓬蓬松松,打理得很仔细。蓝眼睛像天人来之前的湖水,阳光偏离一些的话又像富士山。他抽回了手,盘着腿坐在银时旁边。

银时挠挠头发,一头卷发揉得乱七八糟。他觉得有些苦恼时就揉头发,尽管假发多次批评他这习惯,说些什么“大将不能这么没形象”之类的话,但他做白夜叉又不是靠形象的。

跟孩子说话向来不是银时擅长的事,尤其是像这样的孩子,八九岁,自己以为懂点事,其实蠢得令人发指。不过他也很久没见过孩子了,这孩子怎么跑到这的?

“你……哪来的?”银时揉了半天头发,没头没脑地问。

“那边。”孩子指了个遥远的方向。

“叫什么?”银时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只看到绵延不断的大森林。

“冲田总悟。”冲田很乖巧地说。

“怎么混到这来的……”银时自言自语地搓了把头发,“快点回家,冲田……总一郎君?”

“是总悟。”冲田纠正他,“我找不到路了,你们是在这打仗吗?”

“差不多。”银时躺下去,双手交叉抱在脑后,单腿曲起,盯着头上的树冠,“其实前线要再往前几十里,但这几天这个前线都不会打。”

“你能送我回家吗?”冲田直接地问。

“哈?”银时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白夜叉啊白夜叉,白夜叉为什么要送孩子回家啊?”

“白夜叉……你会变身吗?”冲田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发问。

“和变身根本没关系吧!我又没有和外星生物签订契约。”银时打了个哈欠,掏出最后一块果汁软糖,一口吞下。他又转了个身,背朝着冲田,扭了扭身体找了块不会吱嘎作响的地板。银时这几天住的小木屋的屋顶被拆了,不知道拿去烧火还是做船。他也就随遇而安,过了几天和日月相伴的生活。这个角落比较好,有一棵巨大的梧桐几乎能完全遮住他。

可是冲田挤过来后,这角落就显得有些狭小了。

银时含着软糖,脑袋一阵一阵的钝痛。如果他能睡好那一觉,现在也不会头疼了。罪魁祸首似乎并不为他的冷漠失落,无比执着地一步不移地等着。

装睡的时间总是尤其漫长,银时小心翼翼地紧闭着眼,不敢呼气呼得太大声,又不敢呼得太安静,左右为难。似乎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冲田都没有一点反应。

“行了行了!”银时崩溃地站起来,“哥哥带你回家,行了吧!”

冲田满意地轻轻勾起嘴角,看来这孩子平常也不怎么笑,对恩人笑还笑得这么淡。

银时大概能猜到这孩子在哪住的。这片战场往东,穿过树林,有个村子。不算太远,银时也没什么家当,当即就提着刀走了,冲田亦步亦趋跟在他背后。

“你不怕我吗?”银时突然瞥见了自己白衣上未洗的血迹,有些好奇地问冲田。

冲田摇头,说:“你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

“真的假的……”银时小声嘟囔。

除此之外,他们的路程大体上挺安静的。冲田年龄虽小,却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心浮气躁,叽叽喳喳。银时也懒得找话,偶尔想起来点事问问,大部分时间都在想打仗的事。

他厌倦打不完的仗,也不喜欢回忆那些埋在春天的面孔。多久没见过这么无忧无虑的小孩了?银时不知道。
TBC.

【高威】龙息

给小神威的生贺,但是完全没有码到正题(超级短——)。可能高考完会补完。

OOC有

大贵族高杉和龙神威

打滚求评论

01.
高杉晋助赶到现场时,龙已摇摇欲坠,小石头般的血珠雨似地砸在草地上。草芽上蒙着血雾,整片开阔地带都弥漫着甜丝丝的血气。猎龙人的尸体被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边,少数活下来的几个猎人脸上已经浮现出胜利的笑容。

那龙后背覆着燃烧般的红黑色鳞片,向腹部逐渐转为鲜亮的橙红色,最后在腹部中央汇集了一小片柔和的白色。高杉痴痴地仰望着龙,露出几分少见的仰慕与向往。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龙重伤坠地。它擦着地面滑行了十米有余才堪堪停下,双翼有气无力地拍打了一下,仍然瞪着那双湛蓝的龙眼。

几个猎人试探着前行,龙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他们并没有一击必杀的勇气。

龙喷出一口一人高的火焰,却无法触及任何一个敌人。这似乎是这美丽而强大的生物能做出的最后尝试,它喷完火后便彻底瘫倒,龙眼也合上了。

猎人们兀自庆幸终于拿下了这条龙,刚想将龙彻底毙命,就被高杉拦下了。

高杉抽出刀,几个随从也抽出佩剑。他把刀在拦在龙身前,背朝着龙面对着猎人。

“把龙卖给我。”这是一句挺有礼貌的命令。

猎人们上下打量他,有一个看到了他的家徽,和同伴交流几句后,刚才还血气方刚的几人顿时有些瑟缩,没有多加犹豫就放弃了自己的猎物。

“那可是高杉公爵!”一人压着嗓子,厉声呵斥最后一个还面带犹豫的同伴。

猎人们退下了,跟高杉的手下议价。高杉收刀入鞘,平稳踱到龙跟前。

龙没有做出任何意识到有人走近的反应,一动不动地瘫着。高杉半蹲在它阖上的龙眼旁边,期待着接下来该发生的事。

果不其然,像书中记载的那样,濒死的龙的身体快速缩小,最后定格在一个和高杉相似的体型。高杉觉得自己像是在观看一个倒放的生长过程。

龙的鳞片奇妙地缩回肉里,最后呈现在高杉面前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除了伤痕累累,浑身覆满了血迹以外,他看起来和平常的人类无异。

高杉轻轻拨过少年身上未干的血液,检查他的伤口。看来那些猎人用箭和刀留下的伤口都只是微小的破口,真的令他重伤的是一条横贯上身躯干、深可见骨的伤口。高杉猜测这可能不是人类造成的。

高杉缓缓抱起少年,龙血湿哒哒地粘在他身上。似乎是感受到身体的腾空,龙化成的少年猛地睁眼。高杉跟他对视时,觉得自己在龙眼中看到了一丝茫然和一瞬间的放松。

龙眼很快又合上了,这回龙大概是彻底晕倒了。高杉只能从少年胸膛的轻微起伏看出他还活着。

TBC.

牧春好萌啊……!!

还是没忍住高考前补了

小牧的颜真好!

【青葱】求助,被讨厌的上司搞怀孕了(ABO 论坛体 雷)

这一篇完全是在我“想看他们要孩子嘛”“结婚嘛”的私欲下诞生的产物!!

❗❗❗预警注意:
ABO

怀孕(生子可能)

半论坛体

很多很多的OOC

(项圈:ABO世界观配给O的道具,防止O受侵犯。文中设定的项圈在O未成年前只能由监护人取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江户天涯

求助,被讨厌的上司搞怀孕了

LZ
rt,本人男性omega,确切地说还是未成年
没有和他确认过关系,感觉他不是很想确认
本人从事的是危险性比较大的工作,很容易刺激发情期的那种,总之就是意外
楼下细扒

1L LZ
他是男性alpha,比我大九岁,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出于一些原因,一直没分开过
我性别分化时间很正常,虽然没想到会是O,但知道了以后也很正常地继续目前的工作
有时候有一些争议,我家老大一般也会叫他们闭嘴
不过毕竟我工作能力过硬,组里位置还是很稳定的
然后说回这个事
我一直比较仇视他,他做老大的副手,但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合适做副手
其实还有更深的原因,先不说

2L
卧槽,没成年,禽兽啊

3L
是强迫吗?
不然LZ你还是报警吧

4L
确认关系,意思是LZ和他其实是互相爱慕的,就差临门一脚?

5L LZ
不是强迫,报警没用,不解释
禽兽这个词我觉得很形象
当时我带队出一个很危险的任务,受了点小伤
回去以后特别累,觉得有点发小烧,没想到发情了
他本来只是找我要任务报告,正好碰上了
平时我也会逗他,要不要标记之类的,他都是一言不发地拿抑制剂
这回以为也是这样的剧情,没想到……
禽兽啊

6L
LZ到底做的什么工作

7L
不方便透露,报警没用
该不会是幕府的吧

8L

不敢猜不敢猜

9L
至少应该是跟那个沾边的工作
听起来抑制剂用的很随便的感觉
没记错的话omega抑制剂还是限制流通品吧??

10L
现在谁在乎限制不限制……
有钱什么都能搞到

11L
不过感觉LZ不是那种富家少爷型的O
诶话说居然出现了未婚的O啊!!!抓紧兴奋一下!!!

12L
兴奋屁,人家怀都怀了,离结婚还有多远

13L

LZ不带项圈的吗

14L
作为B真是搞不懂你们AO的烦恼
男人还要生孩子的世界太可怕了(棒读)
幸好我不是O哈哈哈

15L
啧,LZ这个自述让我想到附近一个不讲道理的暴力警察

16L LZ
抑制剂很好搞的,也没你们想那么贵
项圈带了,后面会讲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
反正工作我不会透露
总之是,令我惊讶的激烈地搞了一次
当然没有做避孕,之前根本没考虑到这一点
还有些侥幸心理,想着反正只有一次什么的……

17L
LZ用血泪经验教育我们一定要带套

18L
等等,LZ这个情况,A方O方都没有伴侣的话,符合强制登记结婚的条件啊……

19L
那条sb法律还没有废???

20L
想多了,没有

21L
LZ是刚怀?
工作小心一点啊,前三个月很容易流产的

22L
不知道LZ现在心情怎样,但希望LZ不要一冲动就去流产
孩子是无辜的
而且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LZ还未成年,千万不要信小医院广告

23L LZ
身体的事我考虑到了,所以今天翘班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没认真考虑过生孩子这件事
结婚是不可能的,他敢强制登记我弄死他
那次做了以后,我们基本都假装没发生过这事,该干啥干啥
我家老大有点担心,但也没明说
大概是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觉得肚子很疼,一开始也没往这方面想
另一位朋友偶然说到这个可能性,虽然很不情愿,我还是验了一下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但他还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我今天为啥翘班,刚想训我来着

24L
好渣的A……
抚摸楼主

25L
感觉楼楼特别坚强!

26L
我靠,我靠,你不会真是附近那个……
随口一说还当真啊!

27L
然后呢,LZ要告诉他吗
做个小猜测,LZ未成年,你家A是不是登记的监护人?项圈录的是他的指纹所以他想开就开了?
但是这么想的话你家A是真的好渣- -楼楼你的亲戚呢?

28L
这就是不集中管理omega的坏处,像过去那样把O都抓到一起,起码不会被搞得未婚先孕啊
还是熟人犯罪

29L
喂喂,性别歧视叉出去

30L
A比楼主你大九岁????
这不好吧

31L LZ
才想起来应该给人物起个代号
就叫他H,老大叫K,另一位朋友叫G
和G认识的最晚,但莫名其妙很合得来
H和G总是互相看不爽,嗯,我很理解G,我看H也不爽
关于我和H的事,G也开导过我很多次
怀孕的事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H
先下了,H叫我去交翘班的检讨

32L
LZ你不要慌,我是警察,如果你需要帮助请站内信联系我!



冲田推门进来时,土方刚刚浏览完那个无意中看到的帖子。他没有仔细看,但很同情那个楼主的遭遇,也不免对那个楼主和H的关系非常好奇。真的有alpha能迟钝到自己的omega怀孕了都发现不了吗?

冲田看起来确实精神不太好,以往冲田翘班连理由都不找,更不要说过来做检讨。就算来了,也总是带着些别出心裁的武器。

不过今天冲田一直用像要把土方盯出个洞那样的犀利眼神死死瞪着土方,土方紧张地揣测着这是什么新戏法。

“土方先生,找我有事吗?”冲田姑且称得上礼貌地开口了。

“为什么又翘班?”土方侧身点了支烟,他知道冲田不喜欢这个,但冲田早习惯了。

冲田盯着天花板想了一会,“不想去。”

“连借口都不找了吗,总悟?”土方皱了皱眉。

“反正也没什么大事,扣工资或者什么随便你。”冲田似乎失去了耐心,不说几句就想离开。

冲田起身时,一个长条形的物件好死不死地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土方鬼使神差地快速出手捡了起来,这才有机会在冲田抢过那东西扔出去之前看清了那意义深刻的两条线。

做完一个激烈的投掷动作,冲田站定,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土方的大脑飞速旋转,冲田几乎听得到他思考的声音。而冲田自己则在逃跑和揍土方一拳间犹豫,显然土方先一步思考出了结果。土方猛地站起来,按住了冲田,他可能猜到了冲田有欲望逃跑。

于是冲田决定启动planB——揍土方一拳,也没有成功,土方准确地接住了他的拳头。

“那个……是你的?”土方的声音不像他的动作那么沉稳,带着不敢置信的颤音。

冲田矜持地点了点头,土方用劲太大了,已经有点把他的手腕捏疼了。

“蛋黄灵前天的内裤啊……”土方不太清醒地喃喃自语着,冲田很好奇蛋黄灵前天的内裤怎么了。

“我要当爸爸了?”土方以此作结,冲田看他的手劲松了一点,照下三路踹了一脚后溜走了。
TBC.

最近写了一些极度OOC的作品
不好意思放出来的那种
①ABO世界观下意外怀孕(……)的总酱发帖求助
②银桂绑架了神威(幼年)想换赎金,没想到这家伙是超级熊孩子(借梗欧亨利)
③银翼杀手2049青葱,有两个总,一个是投影成像的机器人总,一个是复制人总(但其实我根本不懂银翼杀手,瞎写的)
希望我早日鼓起勇气把他们发出来

还有一些没有动笔,很想写的
①全员街舞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