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all叶】只差一步(01)

旧文重发(我可真不要脸啊)

好久没发叶相关了

我流ABO

日常求评论

1.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被普通的后辈普通地告白了而已。

“叶修!别跑啊你!我这辈子就告白过这么一次你忍心让我就这样无疾而终吗!”

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普通的记者面前普通地被告白了而已。

“请问叶队你对此如何回应?”

“叶队听说你们私交甚好你后悔吗?”

“叶队?叶队?”

叶修后悔啊,后悔的要命。

本来只是黄少天告个白也没什么,他也不介意和少天处处——好歹黄少天也算是个根正苗红的alpha呢。

热恋期间让剑圣帮忙抢个BOSS就更是乐事一桩了。

可惜当时他头脑不太清醒,蹭蹭蹭跑回了酒店。

这事情就这么被记者和兴欣得冠的采访一起刊在了头条上。

#爆冷门兴欣力压轮回夺冠,蓝雨王牌黄少天激情告白!#

公众知道叶修是omega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事也是当时叶修正名时候一起捅出来的。虽然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弄不清是为何能错把omega登记成alpha,但总之,对于狼多肉少的职业圈,这简直就是天降的一抹桃色!

从知道叶修是omega的那一刻起,狗仔们不知道盼了这一天多久!

而此时,主角之一的叶修正被老板娘压在酒店绵软的沙发里,挣扎不得。

“好男人还有很多的,叶修你不要想不开啊!”陈果忧虑地看着叶修的脸,“你看看昨天那个轮回的周泽楷,比黄少天稳重多了吧?”

“对啊,”苏沐橙搭腔,“不说周队,喻文州也不错啊,黄少天太吵了,以后有小孩子会学坏的。”

“……那个,就不能给我考虑下妹子吗?”

“你在说什么啊?”苏沐橙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脸,“你可是omega耶。”

“就是说啊,难道你看上我们小唐了?”陈果扭头看了看优质女alpha唐柔,“自产自销,也不错啊。”

“所以说我觉得我还不需要……”

“你以为你多大了叶修?”陈果扳过叶修的肩膀,“你知道有多少omega在你这个年龄连孩子都有了吗?”

“再说了,你的发情期总是抑制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苏沐橙轻轻柔柔地说,“万一这次的抑制剂又不管用了你怎么办呢?”

难得地,叶修沉默了。

因为苏沐橙这话不是没有缘由的,这是有先例的。

那是在不算很遥远的第八赛季,已然走上下坡路的嘉世在常规赛撞上了如日中天的轮回。团队的不合令叶修的战术彻底溃散,在枪王无处不在的子弹的追击下走向败局。

如果团队赛输掉,这就是嘉世的又一个2:8,季后赛的席位越来越远。

一枪穿云将同为远程的沐雨橙风压制得死死的,凭借几颗子弹妨碍了苏沐橙的火力支援。

此时嘉世已经折掉一人,场上形成了暂时的五打四局面。轮回顿时抓住赛点,疯狂地输出,集体转火,而这火,居然转向的是叶秋,一叶之秋!

而貌合神离的嘉世,居然只有苏沐橙积极回援。在不懂得其中奥妙的观众看来,嘉世的技能光效也是炫酷异常,却不知道这只是嘉世最消极的应对。

这比赛已经输了吗?起码叶修不是这么想的。一人的差距,还不能算得上无法挽回。而团队的差距,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

这样的嘉世,能走到哪一步呢?

嘉世,又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呢?

场上已经没有给叶秋的多余的遐思的时间了,尽管轮回已经虎视眈眈地凑了上来,但是这赛场上可还有一个人在策应叶修呢!

燃着的火机在地上弹了两下,滚落在无浪脚边。蘑菇云降落的同时,却邪刺出!

由枪炮师主导攻势,战斗法师在旁策应的战术——炮飞矛!

沐雨橙风趁乱又登上了制高点的白塔,在这个位置,即使是一枪穿云,想阻挠她也很困难。塔上,沐雨橙风手中吞日一沉,一道刺眼的蓝光射出。激光炮直指刚刚转火的一枪穿云,恰恰为一叶之秋赢得了一个微小的空当。

又是一道澎湃的光线射出,这次却是枪炮师不折不扣的70级大招——卫星射线!小光线分袭几人,中心的光线则直指无浪。

轮回的围攻阵型瞬间被打散!作为的可不只是苏沐橙一人,叶秋手下的一叶之秋毫不犹豫地一个豪龙破军突围。

只是这样几个操作,却倾注了叶秋全部的注意力。大屏幕切出了叶秋APM近乎500的爆发,而这一瞬间,叶秋耗费的精力远比现场鼓掌的观众想象的多。

可惜这一瞬间的爆发并没有挽救败局,嘉世仍然浑浑噩噩地走向了失败。一叶之秋最终倒下的时候,叶秋突然感到一阵乏力,同时,感觉到了某种甜蜜的东西正在盛开……

是什么呢?这种奇妙的感觉……

难道说,是抑制剂失效了?

被想象的可能性惊的一身冷汗的同时,叶修一如既往地溜出了赛场,虽然路走得有些艰难,虽然走得令所有在场的alpha都意识到了体育馆中发情omega的存在。

甘美的,如草芽般娇嫩的清新味道。

周泽楷心不在焉地接受着全场的欢呼,全心全意都集中在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信息素味道上。

苏沐橙握手握得漫不经心,连一句机械的“打的不错”都没有说便像脱兔般跑向选手通道。

不会错的,从童年回忆一直走到现在的清新,只是从来没有这么浓郁过。

叶修从来没有经历过发情期,他甚至经常以“不会发情的omega”自嘲,所以叶修是极度缺乏作为omega的基本常识的。手机和抑制剂向来都不会随身带,顶多随身带个苏沐橙。

“叶修!”苏沐橙噔噔噔地跑过来,手里抓着粉红色包装的抑制剂。

“哈……原来发情……这么回事儿啊……”叶修摊在地上,脸庞绯红,队服被汗水黏到了身上,眼神朦胧。

“你这个月又没打抑制剂吧?”苏沐橙皱着眉,气哼哼地蹲下去,撩开叶修粘糊糊的袖子。

“哈……上个月我……”

“你上个月就没打?”苏沐橙瞪圆了双眼,“活该你发情!”

叶修心说我上个月打了两支,寻思着这个月能省点事呢,抬头一看苏沐橙的脸色,生生把一口气憋回去了。

“沐橙,”叶修难得地温柔,“你什么时候跟韩文清长一样了?”

“能吓着你就行!”苏沐橙拔出了抑制剂的针管,“一个omega搞得这么不省心的。”

“好好好,大人说得好。”叶修软趴趴地回应道。

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耗尽了叶修的体力,与剧烈的情欲反抗并不如外人看到的那么轻松。即使使用了抑制剂,热烈的情欲散去,他的双腿仍然难以支撑起瘫软的身体。

选手通道的尽头传来了稳健的脚步声,这代表着双方的选手已经结束了赛后的程序。

然而此时的选手通道竟然像雨后的丛林般沁人心脾,打头的周泽楷不禁多顿了一会,深深沉浸在诱人的信息素味道中。
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