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著名退堂鼓表演艺术家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青葱】非你不可(ABO)上

OOC有

有一些abo的私设,但是我忘了到底都有哪些私设,有奇怪的部分欢迎评论里问我

大概记得的私设有:
o的第一次发情期会比较凶猛
抑制剂含有毒 品成分
忘了


骗人的吧……

土方十四郎的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冲田总悟艰难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真讨厌,居然是土方先生。”

“幸好是我。”土方蹲下来,掀开冲田黏着汗水的额发。冲田还没褪去婴儿肥的小脸绯红,不住地喘着粗气。

omega信息素招摇地挤满整个房间,拷问着土方的自制力。

“土方先生……”冲田迷茫地念着,无意识地紧贴上土方的手。

“妈的,麻烦死了。”土方抽回手,“千万别出去,我去给你找点抑制剂回来。”

土方站起来,走到和室门口,背后传来冲田无力的声音,“土方先生,就这样把我标记了也没关系。”

“抑制剂会上瘾的。”冲田说,“反正omega总是要被标记的。”

土方甩上门,从外头上了锁。


“假的吧?”坂田银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小子,“上天怎么会让你这种人做o,喂,开玩笑的吧?”

“是真的,还有,老板的巧克力巴菲掉到衣服上了。”冲田总悟面无表情地说。

“还不是怕你把我灭口了,对,这才是你的意思吧,找个理由把可怜的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万事屋老板干掉?”

“不……”冲田冷静地说,“我是希望老板你能帮个忙。”

“帮什么忙?把全江户的a都杀掉?不行不行,我自己也是a啊。”

“那就发挥发挥a的作用吧,”冲田拉开了领子,“标记我吧。”

“哈?”银时吓得碰洒了整杯巧克力巴菲。

“啧,明明只剩下这一个用处也打算放弃了吗,现在的a可真是……”

“不是这个问题吧!”银时猛拍桌子,“这种事要和相爱的人做才可以啊,没有人教过你吗?!”

“相爱什么的……”冲田说,“那种事根本无所谓吧。”

“总之就是不行。”银时坚定地说,“我知道你有什么理由,为了真选组什么的。”

“但是我不会帮你的,有的事一定要和对的人做才是对的,自己想想吧。”


真选组内部近来有一个传言——据说副长开始谈恋爱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a声称,曾闻到副长身上有浓郁的o味,只有发情的o才有这么重的味道。

比起副长的秘密恋人,一番队队长又和副长吵架这件事就显得无比普通了。毕竟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有三百六十六天都在吵架,所以即使副长的蛋黄酱都变成了502也没人在乎,况且,在米饭上挤那么多蛋黄酱真的很恶心。

但是,如果这两件事是有联系的呢?

山崎退僵着脸站在甜品店的收银台后,他实在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明知会惹火上身,却依然听完了冲田队长和一个银发男子的对话。

不,这都是假的,这个世界根本就是假的。什么omega啊,omega明明都被养在幕府高官的豪宅里了,不可能的,像他山崎退这样普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omega的……

不,重点明明不是这个啊!

银发男子——山崎想起来了——坂田银时,被称为白夜叉的男人,貌似和冲田队长私交不错。

银时站起来了,揉了揉冲田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走了出去。

冲田也站起来了,径直走向收银台。山崎立马低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山崎,”山崎的躲藏被宣判无效,“你在这里潜入调查?”

“是,队长。”山崎忙挺直身子,“这里的老板有交易非法贸易品的嫌疑。”

“哦。”冲田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店,“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对不对?”

“是,队长!”

冲田点点头,推门出去,临走时又扭头叮嘱一句,“不许告诉土方。”

“是,队长!”

山崎心情复杂地看着冲田的背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有发现这种惊天秘密的好运。

如果冲田队长是o的话,那副长的秘密恋人难道是……?

山崎盯着门发呆,突然又有一人推门而入,不巧又是熟人。

“山崎?”土方十四郎有些惊讶,“你在这里啊……见过总悟吗?”

果然是,这两个人果然是……!!

“没有。”山崎的声音有点僵硬,“今天一上午都没人,我要调查的那个老板也不在。”

“哦,你加油。”土方也走了出去。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听冲田的语气,似乎对副长不怎么上心。那个坂田银时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确定关系了吗?他们做到什么地步了?不,不能再想这件事了,知道太多一定会死得比被一百个攘夷志士围攻还要惨啊!

但果然越是禁忌的东西越是令人欲罢不能,直到被开门的风铃声惊醒,山崎才发现自己已经想到副长和冲田队长的双胞胎孩子了。

这回来的不是什么熟人了。进来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天人,正是在山崎调查清单上的商人。三人即使是在空无一人的甜品店中,也径直走到了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位置。

那三人声音不高,但由于是在同伙的店里,也都没什么遮拦。果不其然,这伙人主营白 粉,顺带还搞点omega发情期抑制剂的贸易。人类是宇宙中罕见的ABO性别种族,本应是个抑制剂畅销地。但近年来地球omega数量越来越少,大部分o又被高官圈养。更可恨的是天人入侵时的人口贸易,把omega卖作天人的玩物。因此,需要用抑制剂来掩盖身份,还有买抑制剂的经济实力的omega寥寥无几,市场十分狭小。

“……可不能让幕府那帮老家伙挡了我们的路。”

“幕府……真选组不会来的。”

“你就这么肯定?”

“呵……你可知道前几天,老板来了个什么客人?”

“谁?”

“真选组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

“那个土方?”说话人吸了口冷气,“难道说,鬼之副长是瘾君子?”

“不,他买的是抑制剂。”



“你去哪了,总悟?”土方先冲田一步坐在冲田屋里,无聊地摆弄着冲田的眼罩。

“我的假期还轮不到土方先生来管吧。快滚出去,不然你就没命出去了,土方先生。”冲田拎起墙边的刀。

“我们得谈谈。”

“不要。”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那个的?”

“那个?”冲田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土方先生连说omega这个词都会不好意思吗?什么程度的童贞啊。”

“少废话,你早就知道了吧?”

“嗯。”冲田坐到土方对面,伸手夺回了自己的眼罩,“我的发情期比其他人都晚,还以为不会来了呢。”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进真选组?”

“土方先生知道了也只会是这个反应。”冲田说,“我只是想追随近藤老大而已。”

“总悟!”土方提高了声音,“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万一不是在屯所,万一是在战场上你怎么办?”

冲田戴上了眼罩,“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今夜,真选组有三个人彻夜难眠。

山崎退,隐隐触摸到了比毒品贸易更可怕的花边新闻。

土方十四郎,又一次被比自己年幼的师兄气的胸闷,却拿他毫无办法。

冲田总悟,本想照常数着土方的尸体入睡。可刚数到第十七号尸体,下一个土方突然咬了他的脖子,一举侵入某个说出来会被屏蔽的部位。冲田受刺激不小,半夜爬起来,蹿到土方屋里,偷偷摸摸地试图把土方的烟换成烟花。

“是你啊。”土方的声音里带着睡意,“总悟,别闹了,我真的想睡……”

“要不是土方先生的破坏,我早就睡着了。”冲田随手扔掉了土方的烟,仔仔细细地把小烟花放进烟盒。

“我?”土方莫名其妙,“你不要把你的梦赖到我头上啊。”

“说到底还是土方先生的错。”

“快回你自己房间去。”

“是——土方老妈——”

“真是不省心……”


抑制剂是违禁物品,这一点,无论是土方还是冲田都非常清楚。

虽然真选组通常不会为了这种无伤大雅的东西出动,但冲田还是觉得土方手里的抑制剂闪亮的针头很刺眼,土方这个人也很刺眼,死了算了。

倒不是说他害怕打针,但能不打肯定还是不要打的好。尤其是被土方这种家伙监督着打针,不,是被土方按着打针,真是讨厌透顶。

明明眼前就有个各方面都很合适的alpha,为什么不能把这种事一了百了地解决掉呢?

土方覆着薄茧的温暖的手按在冲田的手腕上,另一只手中的抑制剂的针头寒光四射。针头快触及皮肤时,冲田忍不住闭上了眼。

“呵。”土方被逗乐了似的轻笑了一声。这气声惹得冲田像被逆着毛撩的猫一样炸了毛,举着火箭筒瞎打一气。

安抚炸毛的猫花了不少时间,当冲田再次安安生生坐下,把手腕伸到土方身前时,土方不住地叮嘱自己,要克制,不然连最后一筒蛋黄酱都会被销毁。

“土方先生,别得意了,我连你的蛋黄酱试用装藏在哪都知道。不过明明都二十多岁了还在趁着没人注意拿一大堆试用装,啧啧……”

这倒霉孩子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土方想着,手劲大了点,冲田嘶了一声。

终于结束了。土方扔掉针头,把剩下的抑制剂收了起来。冲田难得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手上也没忙着扎个草人什么的。

平静的眼神看得土方心里发毛。

“喂,土方先生。”冲田开口,“你知道你在给我用违禁品吧。”

“嗯。”土方草草应着,盘腿坐到冲田对面。

“有种被人小瞧的感觉。”冲田没精打采地说。

土方不语,冲田噘着嘴盯着他。

就像是看慢放了的录像带一样,土方看到冲田缓缓坐了起来,爬到他面前,两只手搭在他的膝盖上。土方看得清每一个瞬间,却完全想不通冲田的意图。

他们的脸很少贴得这么近过,冲田开口的上一秒,土方想道。

“喜欢的人吗……”

然后,他们嘴唇相接。土方微妙地有过这种预感,他想也许他应该阻止总悟,可事实是他没有,而且还贪婪地伸出了舌头。

冲田并不精于此道,他只想停留在表面的摩擦。可是土方的舌顶开了他禁闭的唇,将他拉入一个混着烟味的吻。

土方的手指在冲田脖颈上的腺体上有意识地摩擦,成功逼出了冲田双颊的绯红。

一片即将升腾起的情欲中,土方朦胧地想着要不要去关门时,冲田回复清醒般猛地推开了他。

冲田气呼呼地走了,即使事情都是他一人撩起的,也不妨碍他在心里又数了几千具土方的尸体。




“我要做先锋。”冲田在例会上发言。

近藤看看他,作为真选组剑术第一高手,这个提议是非常合理的。他已经拍板决定,十四却突然有异议。

“我建议总悟殿后。”

山崎带回了详细的交易情报,这是个大案子,而且到了收网的时候了。真选组计划在星期一凌晨,天人毒贩的船临走时发动奇袭。以捕获毒贩首领为第一目标,尽量控制伤亡。

“我是先锋。”冲田斩钉截铁地说。

作战会议结束,冲田总悟及他带领的一番队负责混进船中,寻找贩毒证据,然后伺机制服毒贩首领。如果一切顺利,一番队可能不会有人员伤亡。

但土方清楚得很,以这种组织结构的紧密程度,想毫发无损地出入根本不可能。可总悟执意要去,他也只能相信总悟的能力了。
TBC.
其实中间接吻那一段,我想过 小总趴在那盯土方,盯到土方手足无措小鹿乱撞蠢蠢欲动时一个头锤撞上去,土方懵逼 这样的场景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