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青葱】Go away(01)

伪moneyboy设定

现代架空的青葱

我觉得我一爬进青葱坑,就变得很黄……是为什么……

依旧是OOC有

01.
E市的夜晚和老家很不一样。土方叼着烟,双手插兜,有些迷茫地游走在霓虹灯的海洋里。

这是他来到E市的第一天,调职的第一天。土方十四郎,二十七岁,年轻有为,单身,即将成为E市某大学的教授。

酒吧人声鼎沸,年轻人都在此舔食着放纵的快乐。土方没有进去,他不想第一天就泡酒吧,这听起来太失败了。

但他会更失败的,只是尚不自知而已。

走出酒吧两米的位置,一个穿开衫毛衣的年轻男孩抱着手臂站在那里。那孩子很好看,一头柔软的栗色头发,眼睛很大,是暗红色的,此时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土方。

土方被他盯得发毛,硬着头皮从他身边走过。

刚让自己走出那男孩的视线,土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肩膀就被轻轻拍了拍。

“大哥,这么晚在这种地方干嘛呢?”男孩笑得很暧昧,挑逗性地用舌头舔着嘴唇。

土方喷了口烟在男孩脸上。

男孩咳了两声,不满地皱眉,“你刚才看我好久了,试试吧?”

土方感觉男孩拉起了自己的手,他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男孩精致的五官,终于放任自己被男孩拉走了。

男孩轻车熟路地拉他走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双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看着土方付钱开房。

“你叫什么?”土方捻熄了最后一截烟头。

男孩想了想,说:“就叫我抖S王子吧。”

“我可没有那种兴趣。”土方推开房门,把外套挂在门边的衣架上,“总得有个可以叫的名字吧。”

“总悟,叫我总悟就可以。”男孩率先进了浴室,“土方先生,把那边的浴衣拿过来好吗?”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的?”土方问。

“开房的时候看到的。”总悟懒洋洋地说。

总悟拉上了浴室的门,土方听着水声,盯着磨砂玻璃上模糊的人影,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向路西法出卖灵魂的。

而当总悟半露着肩膀,坐在床头,放松地伸展自己的身体时,土方觉得路西法真是美妙啊。

于是,他带着一种飘飘然的快感,走进浴室,扭开了水龙头。

磨砂玻璃的外头,总悟聚精会神地听着他洗澡,尽量轻柔而快速地套回自己的衣服。他走向门口,摘下土方的外套,不意外地发现了一只皮革钱夹。

哇,这回真是赚了。

这是什么,蛋黄酱?居然有人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明明长得还不错,这算什么爱好……

冲田听着那边的冲水声,优哉游哉地写了张纸条,塞进原本放着钱夹的地方。



纸条的形状一点都不规整,字倒是工整。

“土方先生,谢谢你啦,你个随身携带蛋黄酱的神经病”

混蛋小鬼——!



幸好,幸好没人知道。这是唯一一点值得庆幸的。

土方揉着自己的眉头,夹着电脑走进教室。坐在前排的女生窃窃私语,都在讨论她们的新教授。土方已经不关心她们对自己怎么想了,说他帅也好说他青光眼也好,只要她们不知道自己是个奔三还被小鬼骗的笨蛋就好。

“静一静,点名了。”土方拿起花名册,第一次抬头看他的新学生们。

对,没错,那头栗色头发,那双暗红色的眼睛,那个惊诧的表情——

“冲田总悟。”

“到。”小鬼蔫蔫地说。


冲田总悟后悔了,少有的。

他明明只是在跟山崎聊天,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的新教授。

怎么会啊!怎么会是那个在口袋里放蛋黄酱的笨蛋?!

该死,早知道就不该找他,不,那天根本就不该出门。

冲田被土方擒在对视里,咬着唇,紧张地等待判决。

这堂课该死的长——冲田从未感觉身旁的窗户有如此诱人,从这里跳出去的感觉一定很好。

“就这样,冲田总悟同学,下课来找我一下。”土方合上电脑,抽出根烟叼在嘴里。

TBC.
下一章是喜闻乐见的

大家都懂的

大人的事情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