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Bingo!(01)

醉酒结婚梗

OOC有

求评论:D

01.人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能得意忘形

那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早晨。

十点二十,土方悠悠转醒,带着宿醉的头痛。

和醉酒后应该发生的事情。

不对不对不对,土方十四郎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情不该发生的!

肌肤相贴的感觉清晰地打破了他“我是在做梦吧”的幻想,怀里的人仍在睡梦中。紧闭双眼的冲田总悟像纯洁无暇的天使一般可爱,虽然这天使赤裸的背上布满了情色的痕迹。

冲田窝在土方怀里,呼吸平稳,表情安适。虽然土方心中的某个部分在快活地尖叫,但土方大部分心智仍处在深深的惊恐之中。

现在怎么办?趁总悟没醒,赶紧找时光机?

冲田皱眉,舒展着身体。但他的动作戛然而止,似乎是被手边的触感吓到了。

冲田像慢动作回放一样戏剧性地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缓缓扭过头,和土方对视。

就在土方想要松口气的前一秒,冲田突然动了。他猛地坐起,毫不迟疑地伸腿把土方踹到了地上。

“嘶……”这一下大概是牵扯到了什么冲田自己都想不起来的伤口,来自某个两人都不愿提起的地方。

“土方——”冲田本想大声咒骂,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

土方心虚地维持着摔在地上的姿势,即使对冲田身上种种诱人痕迹毫无印象,他也决定负起责任。

毕竟在所有矛头都指向他土方十四郎的时候,冲田才不在乎到底是不是土方干的呢。

“我绝对会干掉你。”冲田哑着嗓子说。

“总悟,你记得吗?”土方坐在床沿,穿着沙滩裤。

这里是拉斯维加斯星的某家酒店,也是真选组的度假地点。多亏万事屋那帮人手气好,抽中了拉斯维加斯星的四人旅游招待券。近藤要跟踪……啊不是,近藤局长只是想让真选组好好度个假而已。

他们疯狂的酒会发生在昨夜。土方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深夜的拉斯维加斯星的霓虹灯。

冲田眼神发直,“虽然我不记得这件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到一个破教堂。”

“教堂?”土方不解。

咚——咚——咚——

冲田慢慢悠悠地去开门。

来的是近藤,他们到达目前这个情况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看起来非常快乐,拍着他们俩的肩膀,“昨晚怎么样啊?”

土方不安地动了动,怎么连近藤都知道了?

冲田挑眉,一脸不解。

“嘿,别害羞了,不是刚结婚吗?”近藤口无遮拦,笑着说。

一声巨响,冲田又把土方踹了下去。

“结婚?”土方感觉自己的威严形象在这短短一小时间已经消失殆尽。

“哈哈哈,昨天你们两个不知道跑哪去了,刚开始没多久就跑了。后来万事屋那个小姑娘说看到你们俩手牵手进教堂了。”

“那个小姑娘?”冲田的表情松动了。

“后来我和阿秒小姐去散步,正好撞见你们结婚。”近藤回味着,“在那种破房子结婚太委屈你们了,等回江户以后,咱们认真地办一个婚礼。”

土方从地上蹿起来,翻看着床头柜乱糟糟的文件。

“完了,完了,在拉斯维加斯星结婚也有法律效力!”土方脸色惨白,手里抓着一式两份的结婚证明。

冲田夺过结婚证,“我能不能让法官把你的存折判给我,土方先生?”

“十四?总悟?”近藤发现新婚夫夫情绪不对,“你们难道……”

“近藤先生,现在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冲田紧张地问。

“呃……大概是……”近藤犹豫道,“所有人?”

“别来问我……呕……”银时扶着墙,脸色不好,“阿银还在宿醉……”

新八拍着银时的背,抱歉地对冲田笑笑。

“冲田先生,我们都知道了,祝你新婚快乐。”新八规规矩矩地说,“不过以前真是没想到冲田先生和土方先生是这样的关系……”

“没有那样的关系,”冲田的刀锋贴着新八的眼镜擦过,“懂了吗?”

土方穿着条画满蛋黄灵的沙滩裤,有些忧郁地盯着手里的结婚证。记忆正如潮水一样渐渐回归,他已经想起了他和冲田一起回到酒店后发生的事,那是一段不适合青少年观看的回忆。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冲田喝醉以后乖巧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脸红的时候也挺可爱的。啊,还有在床上口齿不清地咒骂的时候……

说来说去,冲田骂人的话不过就那几句,土方对这个倒是了如指掌,毕竟冲田大部分时候都是在拐弯抹角或者直接骂他。

不过在特殊场景下听起来果然会有不同的感受,土方默默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觉得自己离贤者国度越来越远。

咚、咚,“副长,我可以进来吗?”

是山崎啊。“进来。”

山崎小心翼翼地推门,他也穿着一条可气的沙滩裤,说到底都是沙滩裤的错。

“关于您和冲田队长结婚的事的调查……”山崎似乎不敢抬头看土方,“我只能查到昨天晚上刚开始的事。”

“嗯?”

“昨天大概七点钟,局长说让大家去聚餐,于是我们就去附近的家庭餐厅……”

“家庭餐厅?为什么是家庭餐厅啊?!”

“大家都在喝酒,有很多人去给副长敬酒,”山崎接着说,“快九点钟的时候副长说着醉了,摇摇晃晃地先走了,冲田队长也走了,似乎也喝醉了。”

“我看到冲田先生和土方先生一起走进来,”新八紧张地说,“我记不太清了,你们说是来找近藤的。”

冲田的手指在刀鞘上摩挲。

“哦……哦!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寻常的,”眼镜在流汗,“大概也就是土方先生脸上有红色的痕迹,好像被打过。”

“但是有一件事传遍了,”山崎往后撤了两步,随时准备逃跑,“听说副长偷亲冲田队长,然后被冲田队长扇了。”

“哈?”土方不敢置信。

“所以大家都在说,副长终于对冲田队长下手了……”山崎甩上房门,飞也似地溜走了。

土方差点捏坏了他的结婚证,原来他是这样的禽兽吗?

或者说,原来真选组的队士都觉得他是这样的禽兽吗?

TBC.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