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限定季(上)

迷之猫耳总(满足私欲)

不一定有后续

OOC注意

写的烂也要求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错,今天的幸运之王就是金牛座的你哦!感情上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进展,要注意耳朵!”

土方十四郎把牙具摆回去,真难得啊,居然是星座占卜的第一位。

不过这主播的口气总是听起来一点都不靠谱呢。

“今天排在最后一位的是,巨蟹座的你!”好像总悟是巨蟹座的?“同样的,也要多注意耳朵哦!”

说到总悟,好像还没起床吧。

于是土方就拉开了冲田房间大门,保持警惕以躲避可能的袭击。

今天抖S王子似乎还没想出杀土方的新花样,正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电视前。他扭头看了眼土方,然后悠悠叹了口气,毫无起身的打算。

“起来了就赶紧去干活啊。”土方点了根烟。

“好吵啊老妈——”

冲田站了起来,这是土方今天第一次仔细打量冲田,不知怎的,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冲田的耳朵耸了耸,那是双从栗发下钻出来的猫一样的三角形覆着黄色皮毛的尖耳——

是耳朵啊!是耳朵不对劲啊!

“怎么了吗土方先生,是没有被暗杀有点不舒服吗?”冲田问。

土方心虚地移开视线,吸了口烟,故作深沉地说:“别扯这些没用的,快走了。”

是幻觉吧,猫耳什么的,肯定是幻觉。难道是宅十四的欲望?

但再怎么看,那对猫耳也是真真切切地杵在总悟的脑袋上呢。

今天的土方先生有点奇怪。

脸倒是一如既往的欠杀,可举止有些怪异。

就比如说,总是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还拿那种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般的带着点蠢蠢欲动的眼神看着他。一大早把他揪出去巡逻,自己却三心二意,还想不想坐副长的位子了?

冲田不满地吹着泡泡糖,猜测着同僚的异常行为背后的深意。

又来了,又在看。土方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冲田吹破了泡泡,谈恋爱了?

离题十万里的冲田总悟并排走在想入非非的土方十四郎身边,寻找着杀土方一下的借口。

秋高气爽,正是进行攘夷活动的好季节。

桂小太郎是这么想的,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攘夷志士招新活动。

这么明目张胆的攘夷活动,不被抓才奇怪吧。土方几乎是带着悠闲的心情来到了现场,安排了一下人手,自己则带着冲田堵在桂常走的逃跑线路上。

冲田无精打采,对于这项任务十分不满。

好不容易有个借口活动活动筋骨,就把本一番队队长安排在这种位置吗?太无聊了。

这样想着,冲田从异次元口袋掏出火箭筒,像往常一样向土方发射。

“喂!”土方堪堪避过,忧郁地看了眼炮弹轰起的碎瓦,这个月的赔偿金……

关键的是,听到这么大的声响,谁还会往这边逃啊,桂又不是笨蛋。

——“桂!”

好吧,是个笨蛋。

桂居然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嘴里念叨着:“伊丽莎白告诉我附近会弄出这种声音的只有一对暴躁的小夫妻的啊……怎么会……”

哪有那种小夫妻啊!土方积极地在内心吐槽。

“去死吧,桂!”冲田举起了火箭筒。

“哼,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华丽的逃跑技术吧——咦?”桂的脚下突然打了个极不专业的趔趄,视线紧黏在冲田脸上……不,不如说是冲田的耳朵!

完了!土方心中警铃大作,他特意走了一天的幽僻路线,还把冲田安排在这种地方,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冲田的耳朵。没想到会在桂这里失手!

“怎么了?”冲田很冷静地铐上了停下来的桂。

桂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盯着冲田,半晌,说:“你……有肉垫吗?”

“哈?”冲田莫名其妙。

“那个耳朵,可以摸吗?”桂说。

“土方先生,做攘夷志士会把脑子搞坏吗?”

不知何时出现的高楼上的电视突然开始插播新闻,“近日,江户城中部分地球人长出兽耳的事件原因已经查明,这是来自兽耳星的新型病毒,请各位患者尽快就医。注意,这种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患者就会逐渐长出尾巴和皮毛,最后变成完全的动物——”

土方和冲田面面相觑,桂小声插话:“那个,尾巴露出来了哦。”

冲田低头,看到身上一条姜黄色的猫尾晃来晃去。
TBC不一定C
感谢各位包容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