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电梯坏掉的那一夜(一发完)


这事说起来挺有意思,土方几乎从不踏入电梯,更别说困在电梯里了。

更别说和一番队队长一起被困在电梯里了。

黑灯瞎火,封闭空间,孤男寡男……听起来很像色情同人文里的场景,但求生欲比这些旖旎幻想先一步跳到了土方的脑海里。

暂时安全,总悟今天特别没有杀他的兴趣,但不保证过一会有没有。

他们俩在一条对角线上。冲田抱着刀坐在地上,土方能隐约听到他耳机泄出来的落语声音,真奇怪,这小子听落语都不笑的吗?

土方闭着眼也能想象出这时的总悟是什么样子,电梯里有点热,总悟应该已经把领口拉开了,袒露着一小片少年的胸膛。总悟喜欢把一条腿曲起来,刀放在两腿中间,双手环着曲起的腿。一头栗发整整齐齐,服服帖帖,勾勒出与本人性格极不相符的乖巧感。

电梯里非常安静,土方背抵电梯放松地站着,只能听到落语声和二人没什么默契的呼吸声。

正当土方越来越相信自己已经培养出站着睡着的绝技时,冲田打破了这寂静。冲田拽掉耳机,梆当一声,应该是把刀扔在了地上。冲田站起来,踱过二人中间本就岌岌可危的距离。转眼间,土方已经能感受到身前暖融融的另一个心跳了。

土方紧张地绷紧身子,但没有做出过激的回应。冲田轻哼一声,解下土方的刀,把它也扔到一边。接着,冲田说话了,声音里带着种跃跃欲试的兴趣。

“土方先生,你不觉得……”冲田极力让自己的话语更显挑逗,“今天很适合做点什么吗?”

“什么?”土方假装懵懂。

“不太寻常的事。”冲田说。

“除非你是指……”土方继续装。

“妈的,你怎么这么磨叽呢?”冲田愤愤地说。

土方叹了口气,他实际上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会喜欢在这种不舒适的空间里进行性行为,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口袋里会出现润滑剂和避孕套。这是什么热情的按头党女孩给他缝的异次元口袋吗?就为了他能在适当的时候上了自己的同事?

但显然只有同事感情的两人是不可能像他们这样自然地发生性关系的,冲田第二次在一片漆黑里射精后就像只猫一样软软地瘫在土方身上,嘴里嘟嘟囔囔,土方则沉浸在愉悦中,敷衍地跟他斗嘴。同时又不免有些担心,电梯打开时那些人会看到什么场景。
_____________________Fin.

突然的灵感突然的短篇(也可能是段子吧)

青葱真好有没有妹子来扩列哇,有些脑洞想聊ww

评论(1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