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限定季(下)

没想到吧,这篇的后续我写出来了!

新年到前完结掉~

各位新年快乐!

以及求评论/OOC有


冲田没好气地盘腿坐在一群好奇的队士队长中央,他前边一左一右坐着近藤和土方。

安全起见,近藤暂时收走了他的刀。其实根本没必要,难道他会手刃同事吗?冲田可不是那么残酷的人——他会一刀了断,让他们毫无痛苦的。

他的猫耳逆着,尾巴无意识地晃来晃去。似乎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黏在那对傻乎乎的猫耳上了,拜托,在江户待了这么久了,还没见过区区猫耳吗?

不过现在还算好的,一个半小时前土方拖他去医院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灾难。这条尾巴,冲田根本控制不了,毕竟他早习惯了没有尾巴的生活。无数年轻女性用一种带着浓浓母爱的眼光看着他,就好像他真的是只小猫或者别的什么可爱小动物。

近藤每说两句话,眼神就情不自禁飘到那条尾巴上,然后气氛就轻轻发酵一下,最后由近藤咳嗽两声强行把大家的注意力抓回来。这毫无效率可言的会议终于在半小时后结束了,不论是心情微妙,蠢蠢欲动想用相机记录这奇妙事件的队士,还是倍感煎熬,十分想提刀砍向几只冒了头的手机的冲田总悟都松了口气。

夕阳时分,近藤解散了其他人,只留土方冲田二人。三人面面相觑,一阵尴尬的沉默中只能听到冲田尾巴啪啪敲打榻榻米的声音。

近藤毫不掩饰地盯着冲田毫无消失迹象的猫耳,“总悟,就试试那个办法吧。”

“那只是传言。”冲田固执地说。

“你是在害羞吧,”近藤说,“肯定有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喜欢人就是不敢说。”

“是真没有。”冲田纠正他。

近藤试图向土方使眼色寻求支援,但土方漫不经心地抽着烟,无目的地看着天花板。

所谓传言,说的是社交网络上随着兽耳病毒一起爆红的“治疗方法”。发帖人用一种兴味盎然的语气介绍道,要真正治愈这种病,只靠药是不够的,必须要佐以患者心爱之人的亲吻才能起效。

冲田一个字也不信,但近藤和一众真选组队士深信不疑。他们相信,冲田队长一直没有恢复的迹象,肯定是因为不好意思找人接吻。也对嘛,别看冲田队长是个要命的抖S,说到感情也就是个毛头小子吧?

土方也不大相信,但他觉得冲田这样挺好玩的,多保持一会儿也挺好。所以土方也没什么热情逼迫冲田尝试那个诡异的偏方。

近藤越过冲田,嘱咐了土方几句。

冲田盯了土方一会,盯得土方后颈生凉,随后他就提起刀跟在近藤身后离开了,尾巴一晃一晃。



前两天这事还充满了趣味,但到了第四天,它变得不是那么有趣了。

一部分原因是,冲田不再对偷拍的队士心慈手软(就好像他心慈手软过似的),另一部分最重要的原因是,冲田的猫化程度已经不局限在猫耳和猫尾的范围了。

第二天土方就有所察觉——在那天的夕阳余晖里,冲田往他怀里蹭了蹭。他摸头时,冲田还发出了些意犹未尽的呢喃。而且冲田本人似乎对这些异常行为一无所知,土方不得不把这归结于病毒。

而到了今天一切都再明显不过,土方看着躺在自己大腿上小憩的冲田,难过地发现自己在数冲田皮肤上那些姜黄色的毛。

毫无疑问,拒绝了偏方疗法的冲田总悟,很快就要变成猫了。

嗜睡可能也是这一悲伤事实的副作用,毕竟猫的睡眠时间远长于人类。

现在去找总悟那个心爱之人,应该还来得及吧?

坂田银时的睡梦在四天里第二次被暴力打断,上一次是越狱了很兴奋的白痴假发,这一次是抓过假发的白痴蛋黄酱痴。

土方硬邦邦地坐在万事屋的沙发上,他从一刻钟前说完“我来打听个消息”后就沉默地杵在那,任银时打了四五个哈欠,也没吐出下文。

“你知道总悟喜欢谁吗?”土方突然发问,一脸的忧心忡忡。

“哈?那小子的感情秘辛我怎么知道……”银时想了想,突然贱兮兮地笑了,“怎么,多串君,你要告白啊?”

“我,告白?”土方冷哼一声,“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土方起身,抓起外衣正要离去,却被银时叫住了。

“我可能真的有点线索。”银时慢悠悠地说,“不过你得等二十分钟。”

“不知道就不知道,我急得很。”土方没理他,自顾自走上玄关。

“那个人马上就过来!”银时微微提高了声音,“你现在走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土方木着脸坐了回去,焦躁地看着时间。

万事屋说他知道的时候,土方真的有些失落。总悟真的藏着一个“心爱之人”?理论上和总悟最亲近的土方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管怎么说,他马上就可以见见这“心爱之人”了。土方点了根烟,意图以此冷静自己。

很好,有人在上楼梯了,那人要来了——

月光片片落在姜黄色猫耳上,冲田总悟来了。

“总悟?”土方叼的烟掉在了地上,他有些不明白。

冲田脸上带着明显得猫毛也掩盖不了的不满,直冲了过去,和土方撞在一起。

“土方先生果然是吃蛋黄酱吃坏了脑子。”冲田说,然后探身吻上土方。

土方抱紧冲田的腰,被爆炸的喜悦感冲昏了头脑。他发现冲田身上猫的痕迹正在一点点缩回皮肤之下,所以……看来今晚没有别的什么“心爱之人”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野晴明看着妹妹,提出了这个萦绕他心头多日的问题:

“为什么要编那个‘心爱之人’的事啊?明明只是解药有时间差而已。”

结野亚奈笑盈盈地回答:“那个啊,不觉得会有很多人因此找到真爱吗?”
Fin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