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唱唱反调(HPparo)

突发地写了HPpa

魔药课教授土x格兰芬多总(分院完全是我个人的趣味)

OOC有

求评论/扩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火焰威士忌让坂田银时的身体暖融融的,他怀揣一大盒蜂蜜公爵的巧克力(以及许多其他糖果),在舒适的满足感之下走入门厅。感谢威士忌,他又有动力批改那些狗屁不通的转换咒论文了。

就在这种奇妙的满足感的驱动下,银时几乎是没有思考地走上那条近路,他拉开挂毯,本该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却站着两个熟人。

土方十四郎正和他的学生冲田总悟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舌头交缠,交换一个漫长的吻。

空气甜丝丝的,银时那点威士忌带来的快乐一瞬间荡然无存。他看到土方和冲田十指交握,两个人似乎都假装没看到他。

“十一点了,”银时清清嗓子,他的声音似乎被黏住了,“总一郎君该回休息室了,不然我就关你禁闭。”

土方和冲田恋恋不舍地分开了,冲田白了土方一眼,脸色微红地偷瞄着银时。

“晚安,教授。”冲田拉着腔说,也不知道在和哪个教授道晚安。

“晚安。”土方冲他挥手,然后硬着头皮转身应付同事。

“你们约会多久了?”银时闷闷不乐地掰着巧克力。

“快一年了。”土方用魔杖给自己点了根烟。

“这就是你天天傻乐的原因?”银时的心情因为巧克力稍微平复了一些。

倒也不是说银时是一个多么心胸狭窄,见不得同事情路快活的人,只是他刚好碰上人生中的低谷(之一),而且,现在想来,他不是很确定那装火焰威士忌的杯子是不是干净。再者,就算这是圣诞节,就算那两个人正值热恋,也不该光明正大地在走廊中央接吻。

冲田总悟算是他比较喜欢的学生。冲田聪明,坏点子不少,还总能和银时想到一块去。他们曾合伙把嗅嗅送进了土方的办公室,多么愉快的旧时光啊。

说到土方,银时一直跟他合不来。作为格兰芬多院长,银时觉得自己和土方对立几乎是一种义务。这两位教师的互相敌视无人不知,其实他们也没有刻意掩饰过。

而银时的得意门生,冲田总悟,居然义无反顾地投了敌——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把冲田分进格兰芬多是分院帽一千年来犯过的最大错误。银时为这变故感到一种由内而外的沮丧,就像他喜欢的草莓牛奶突然停产时候的感觉。

土方停在楼梯边,尴尬地咳了两声,“晚安。”

银时梦游般嚼着巧克力直直略过。

“你会跟别人说吗?”终于,土方有点紧张地开口了。这情景真有意思,一方面土方还在努力保持他一贯的冷酷表情,另一方面,这冷酷的面具因为担忧裂出了一个大口子,露出隐在面具之后的那个全心全意挂念着恋人的纯朴土方。

“放心,总一郎君不会怎么样的。”银时摆了摆手,就此消失在土方视线中。

但土方显然不是很认同。他忧虑地端详着手里的魔杖,希望自己能在一瞬间成为一个记忆消除大师。








在霍格沃茨,消息总能不胫而走,尤其是当事人希望能控制事态时。

一夜之间,冲田总悟发现自己不知怎的对全校出了柜,这还不算,似乎每个人都在昨晚他与土方接吻的现场,他们兴奋地交流着细节,一和他的视线接触便惊慌地扭头躲避。

冲田索性直接冲向礼堂尽头的教师长桌,气势汹汹地站在土方面前。

“土方先生,”冲田尽力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你有把恋爱细节贴遍全校告示牌的习惯吗?”

土方停下挤蛋黄酱的手,严肃地看着他,“你知道我没有。”

“那你怎么解释——”冲田朝身后的学院长桌挥了挥手,“这些?”

“昨天确实有人看到了。”土方用眼角瞟银时。

“他才不会到处说呢,”冲田很有自信地说,“肯定是你的问题,土方先生。”

“你干嘛那么信他?”土方眉毛跳了跳,有点想把手边的叉子插进那头乱蓬蓬的银发里。

“他是我院长!”冲田一本正经地说,但他越来越控制不住音量了。

“我是你男朋友!”土方站起来说,声音盖过了冲田,现在礼堂里的所有人都不掩饰自己对这边的关注了。

土方清了清嗓子,用那种能止小儿啼哭的眼神扫视着礼堂里的学生,“都听见了?”

学生们轻轻点头,有几个人吓得直哆嗦。

“谁传的消息?”土方说,神色中带着些飞扬的怒气。

颤抖着的安静。半晌,隔着土方两个座位的校长,松平片栗虎气定神闲地举手。

土方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瞪完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

“年轻人不要躲躲藏藏的嘛,”松平说,“现在不是挺好的?”

不得不听自己接吻的细节描写的又不是你,土方腹诽。

土方缓缓坐了回去,看到冲田还在毫不掩饰地瞪着松平,忙揉了一把冲田的头发,把年轻恋人的注意力吸回自己身上。

“回去吃早饭。”土方劝道。

“我还没说完,”冲田说,“那土方先生就没必要躲躲藏藏的了。”

“是啊。”土方说,情不自禁开始担心家长的看法。

三叶可能会有些气愤,但她的气愤不一定抵得上其他学生家长的气愤。如果让家长以为他在诱骗学生,或是让家长以为这里的教师都会和学生谈恋爱,他辞职甚至他害霍格沃茨关门的日子就不远了。

“我早就说没必要藏,”冲田执着地继续着对话,“家长不会觉得有什么的,我已经六年级了。”

“那可不是多串对你下手的理由。”银时显然一句不落地偷听了他们的对话。

土方不想让银时催化升级他与冲田的对话,只能忍痛割爱,放弃那块蛋黄酱起司,与冲田一同走向室外。

激动的小声讨论追了他们一路。这个学校里有一般以上的人认为,土方教授和冲田总悟的恋情是一条极其有趣的新消息,因此他们不懈于在学校的每个部分讨论这件事。

冲田承认这挺烦的,不过他因为行事大胆,已经多次身处舆论中心,对这样的桃色讨论还不算特别介意。他更执着于另一件事——那件他想在早饭桌上跟土方说清楚的事。

“我不是小孩子了。”冲田站在山毛榉树下,正经地说。

“我从来没把你当小孩看过。”各种意义上都没有,土方在心里补充。

“那你的表现方式很古怪。”冲田说。他在今天对过去的一年里所有的躲躲藏藏产生了突如其来的愤怒,他觉得土方总想护着他,就像他八岁时那样。

“如果我真把你当小孩,你以为我会告白吗,总悟?”土方抓住了症结,“好好想想,总悟,你很了解我。”

冲田垂下头,安静回忆着什么。土方看到他的耳朵微微发红,大致猜到了冲田的想法。

“好吧。”冲田揉揉鼻子,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他翻着长袍的口袋,掏出一块饼干放到土方手里。

“我要回去写作业了。”冲田转身走向城堡,土方看着他的背影,胸中泛起一阵温暖。

晚秋的冷风凌厉,土方却觉得像刚吞下一整杯火焰威士忌那样温暖。他在飘飘然的快乐中咬了口饼干,五分钟后,一只大金丝雀出现在土方刚才的位置。

远处围观了整个过程的银时摇了摇头,恋爱真是会令人智商疯降的魔药啊。
Fin(或者没有)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