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唱唱反调(HPpa)

很意外地又写了这个

校园情侣真好!

OOC有+求评论

02.
“所以那是什么感觉呢?”

魔咒课上,神威大大方方地挤走冲田原来的同桌,自顾自开始了对话。

冲田挠挠鼻子,漫不经心地一挥魔杖,杖尖飘出几片雪花。他抬眼看了眼神威,慢腾腾地反问:“什么是什么感觉?”

“接吻啊。”神威耸肩。

“你没有过?”冲田避而不答,琢磨着怎么让银时同意撤销五楼秘密通道后设的咒语。

“没。”神威吐吐舌头,魔杖一扬,一股水柱浇到魔咒课教授登势头上。

登势立马像秃鹫一样走了过来,她还叼着烟呢。

不出意料,冲田也被拖累,多了额外的作业——他确实没练好清水如泉咒,但这个班上没有一个人能完美地使出来,所以他觉得错全在神威身上。

然而花上一个课间和神威吵架没有一点意义,冲田在这个月第十八次实践后,再次认清了这个事实。其实魔咒课上他们的交谈还挺友善的,都怪登势那个老太婆。

吃过午饭,冲田毫无必要的气鼓鼓地走向地下教室,神威却还锲而不舍地跟在他身后——如果神威想的话,可以跟一周。除了学院不同,两人的课几乎完全一样。

一般人是看不出冲田生气的,但土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倒霉孩子又在气什么?看到紧随冲田的神威,土方觉得自己可能靠近了答案。

“下午好。”土方试探地对冲田说,想趁其他学生到来之前了解事情的经过。

冲田嘭一下把坩埚撂到桌子上,三步并两步冲到土方面前,一手向后指着神威,“他想知道接吻什么感觉。”

“那你生什么气呢?”土方不解,“还有,在教室里还是要叫我先生。”

“我没气这个,”冲田说,“先生,有什么办法让我少见那家伙几次吗?”

土方耸肩,对这个无解命题不置可否。

冲田走回座位,看到神威笑眯眯地把自己的坩埚放到他的坩埚旁边。

“你要是没法说清楚的话……”神威把自己两颊垂下的头发捋到耳后,趁着冲田还没搞明白他的想法,右手把着冲田后脑勺往自己身边带。

到冲田恍然大悟,想避开神威的嘴唇时,他已经能感受到神威的呼吸了。

神威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冲田觉得他们的唇瓣已经有一丁点微小的接触了。但土方及时打断了神威的阴谋,他粗暴地抓着神威的肩膀拉走了神威。神威往后退了两步,笑着看了眼神色阴沉的土方,“被发现了啊,真遗憾。”

神威的伟大尝试给冲田带来的唯一好处是,土方气冲冲地调开了他们俩,让冲田坐在离讲台最近的位置。这也为其他同学带来了好处,因为土方光顾着和冲田拌嘴,没时间去挑剔他们的魔药。

下课铃响时,冲田刚好来得及把土方的眉毛变成绿色的,并且设法在土方逮到他之前抓着书包奔出了教室。这个小小的恶作剧令他再一次从土方身上获得了满足感,而且,冲田相信,晚饭桌上的土方还有一根眉毛是绿色的。

冲田咬着馅饼,看着土方——带着那根绿色的眉毛——故意装得很酷的把双手放在长袍兜里,大步流星地从长桌向小了自己九岁的恋人走来。

不说冲田,大部分学生对土方教授还是抱着一定程度的敬畏的。所以立马就有人给土方让出了位置,土方也就大摇大摆地坐在了冲田旁边。

“你跟那小子和好了吗?”土方像老妈子一样发问。

“从来没好过。”冲田翻了个白眼,嘴里塞满了馅饼。

“算了,”土方摆摆手,这情况毕竟是在意料之中,“这周末去霍格莫德。”

“嗯?”冲田终于咽下了馅饼。

“咳……就是……”土方突然开始左顾右盼,支支吾吾。

“你不会是在期待我去邀请你吧,土方先生。”冲田说,“作为一个和学生谈恋爱的教授,你还真是害羞异常啊。”

土方揉了揉眉心,早就知道冲田说不出什么好话。“总悟,我们一起去吧。”

“说不定我会嫌弃你的邀请太朴素呢,土方先生。”冲田喝了口南瓜汁。

“不过我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TBC.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