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四叶草不要随便拔(上)

突发很没有逻辑的妖怪梗
人类土x妖怪总,很多OOC
写了一些很麻烦的设定……完全是在最近“结婚”“结婚”“结婚”这样的盲目思维中写出来的
但还是求评论(๑•́☋•̀๑)

1.
冲田总悟刚埋下自己的四叶草的时候,还是相当得意的。

环顾四周,莽莽山林,十几年都见不到半个人影。要是真来个人,也不会停留,更不会闲到蹲在地上找四叶草玩。

可是很快他就会知道,世界上真的没有绝对的事。

2.
说起冲田总悟的身世,那破林子里的各路小妖怪都得倒吸口凉气——怕的。

他是山中灵气直接孕育的大妖,初生便是人形,法力强大,没有什么弱点。更稀奇的是,作为妖怪,冲田还有个姐姐。冲田三叶比冲田总悟更加神秘,没有人真的知道她的能力的底线。

但冲田总悟也不是无所畏惧,他要成年了,这意味着他要接受他强大的生命的附带条款了。

附带条款要求,冲田必须在山中留下任意一种自己的标记,可以呈现任何形态,但必须与原生环境有一定差异。比如说他不能留个普普通通的三叶草,必须得留个四叶草。

如果有哪位观察力敏锐——或者说,走了狗屎运的人类触碰到冲田的标记,那冲田就得和他签订契约,守护对方一生。

但冲田始终不把这事放在眼里,他才不相信他有倒霉到会被人找出那棵四叶草的地步呢,那比从四瓶全脂蛋黄酱中区别出一瓶无糖蛋黄酱还要难。

3.
有一个人可以昂首挺胸地笑面这个命题,然后带着令人不爽的怜悯眼光一把拎出无糖蛋黄酱。那个人叫土方十四郎。

土方十四郎是个警察,追捕犯人时巧合来到了这座小山头,又巧合地在树荫下小憩,最后,随手拔起了一棵手边的草叶。

那一天,坚定的无神论者被真实的妖怪恐吓了。

4.
算了,土方其实也不算坚定,他只是怕鬼。

冲田只凭自己云雾缭绕的出场,就吓得土方拔了枪。懒洋洋隔空拨开土方的子弹后,冲田抽出张皱巴巴的羊皮纸,连着一只水笔一起递给土方。

“我是你的守护神。”冲田插着腰说,不可避免的语气很差。

土方楞楞地捧着纸笔,不知道这个穿着松松垮垮浴袍的小孩想表达什么。

“签名,倒着签。”冲田戳戳右下角。

土方看了眼手中的纸片,纸上的文字像一群排排挤挤的小鸟,他一个字都不懂。

但土方要保持职业性的警惕,尤其是在对方随心所欲地证实了他的傍身武器的无效性后。

“快点。”冲田凑近土方,急切地说。

4.
土方到底还是签了,因为不签那妖怪就不让他出林子。依着命令签完后,土方看到妖怪开心地咧嘴笑了,举着破纸看了半天。

又是一阵云雾缭绕,妖怪换了身正常的休闲装,大大方方地命令土方带他出去。

“为什么?”土方问。

“我是你的守护神啊!”冲田振振有词地说。

要不是冲田真露了几分法力,土方真会觉得这家伙就是个离家出走的倒霉孩子。你说一个妖怪,据称“活了好多好多年”的妖怪,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幼稚呢?

冲田可不觉得自己幼稚,他觉得自己非常睿智。

“你住哪?”土方又问,隐隐猜到了答案。

“跟你住呗,还能住哪?”冲田说,“土方先生,你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没有!”土方坚定地否认。

5.
照土方的工资水平,多养个孩子一点压力都没有。但养冲田要付出的可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半夜叫醒服务——这是常态,仿佛嫌土方的睡眠还不够衰弱似的。但冲田很有理由,他说自己“不适应城市生活”!

大大小小的财物损失,土方根本懒得数。同意冲田做实习警员的那几天根本就是个噩梦,投诉电话多得接线员上门找他哭诉,警局的形象分肉眼可见地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

为了让冲田乖一点,土方强行把他塞进了学校。收效显著,土方的睡眠质量和财产安全都直线上升。

虽然冲田是安生了不少,但土方真的不想再在自家的客厅听见“坂田老师”这四个字了,“旦那”也不行。

6.
不知怎的,土方已经习惯了冲田,好的意义上的。

冲田可能真的是他的守护神,他遇到冲田后,没有再受过一次工伤,只是偶尔在自己衣服上发现奇怪的涂鸦。

然而平静的生活总需要转折点,不然多没意思啊。

于是在一个傍晚,土方见到了久违的云雾缭绕。

7.
“小总!”冲田三叶上下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以及V字刘海的陌生男人。

总悟和三叶坐在沙发上聊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的末尾,三叶才问出一个关键性问题。

“这就是你找的未婚夫吗?”三叶指着土方。

“未婚夫?”总悟一脸迷茫。

“你不是签了结婚的契约吗?”三叶提醒他。

“我签的是守护神的逆契约啊。”总悟不知道从哪掏出了当年那张皱巴巴的纸片。

三叶接过,仔细观察。

“小总,你是不是哪里记错了?”三叶担忧地说,“只用让他倒着签名就可以,你也倒着签就是结婚契了。”

总悟看起来像刚刚吃下了一整颗柠檬。

“怎么办?”总悟问。

“结婚呗!”三叶轻巧地说,“我觉得他也不像坏人。”

总悟的嘴角抽搐着。

8.
可喜可贺,土方和自己捡回来的守护神结婚了。

但邀请朋友这一步出了点问题。他之前对外人说冲田是他的远房亲戚,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要对这个看起来还是高中生的远房亲戚下手了。

听起来就很禽兽。

没办法,冲田不情不愿地给来宾们施了个混淆咒,婚礼便和和美美地进行下去了。

9.
婚后生活也没有多大变化,土方不觉得一个形式上的婚礼会真的有什么效果。

虽然,在看到冲田推门回家的那个瞬间,土方真心诚意地希望婚礼能有点效果。

两分钟后,土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10.
这不会就是所谓的“喜欢”吧?

“喜欢”都不敢说,怎么高中生都不如了?土方垂头丧气地想。

TBC.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