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喻叶】By hook or by crook

无意中在备忘录看到的旧文
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发出来啦
HPpa,两位巫师的毕业旅行

午后阳光毒辣凶狠,均匀地铺在每块鹅卵石上。树林的阴影稀稀疏疏,在水声中影影绰绰地无力颤抖着。

微风轻抚,缓不下一丝暑热。

一只黑色的锅架在几根扭曲的木棍上,看起来摇摇欲坠。下方斜着各式各样的木条,是准备生火的样子。

叶修双手交叉,坐在硌人的石头上。身旁放着魔杖,另一旁站着喻文州。

晴朗的天空,一行鹰头马身有翼兽向南飞。

火柴头零零散散地洒在地上,叶修愁眉苦脸地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火柴盒。

为什么麻瓜会拥有这么可怕的技术?

喻文州静静地站着,心情复杂。

他刚刚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看叶修浪费掉一整盒火柴。

不是没有点着过的,只不过它们都在叶修惊喜的叫声中以各种姿势落向地面。

最后木柴还是木柴,生水还是生水,只不过多了一堆气馁的火柴棍。

叶修可以轻松地变出一团可携带的蓝色火焰,也可以随便用什么东西点燃这堆木柴,但那会违反他们的赌约——

“毕业旅行,不用魔法。”

“成交。”

作为赌注,一小瓶金黄色的液体挂在喻文州腰间的牛皮袋里。而喻文州要的东西,他表示他可以等叶修输了再索要。

叶修倒是自信无比,再没有追问。

刚刚从霍格沃茨毕业的两位年轻巫师就这样结伴踏上了旅途,就像过去的许多伟大巫师一样。

但是“无魔法”的赌约还是造成了巨大的障碍,二人不仅仅体验了麻瓜世界的打工生活,更是掌握了平常巫师所没有的超强的麻瓜生活经验,甚至学会了区分麻瓜钱币的方法。

不过其实喻文州一直都会,毕竟他是有半个麻瓜血统的。

直到今天,在森林中,他们为区区生火所困。

叶修打定主意要自己升起这团火,他摸出了个黄色的打火机,扭头看着喻文州。

“文州,你去找点别的吃的。”语气严肃。

“好。”喻文州笑笑,转身离去。

叶修定定地看着对方的背影,双手轻轻数着时间。




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了魔杖。

于是在喻文州回来时,这里已经有团漂亮的火了。

他不打算理会那根偏了好远的魔杖和完全没有用过的打火机,像过去的几次一样假装不知道。

叶修也很开心,他正尝试性地嗅着一盒从麻瓜那里买来的烟。

喻文州蹲下来,把打火机扔远了点。然后,他果断坐到了叶修身边。

“文州,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叶修晃着手里的烟。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凑得更近了。

“你不要我就试咯,那个打火机呢,我看那群麻瓜都是用那个点的。”叶修从善如流地掐出根烟。

他正要扭身从喻文州背后去抓打火机,却被喻文州抓住了。

喻文州笑着,黑发在阳光下有些刺眼。

“唔……”叶修惊讶地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双眼,唇上温软的触感吓得他扔掉了手中的烟。

“你不闭眼吗?”叶修问道,但他很快就后悔了。温热的舌趁着这个机会扫荡他的口腔,他仿佛能看到喻文州眼中炽热的情意。

晴朗的天空,一行鹰头马身有翼兽向南飞。

“一点承诺好的赌注。”

Fin.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