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艾瑞克并不惊讶地发现,乡下的酒吧比乡下的风景更令人平静。

    傍晚时这地方就只剩下酒吧还算热闹,虽然这和他的初衷不同。艾瑞克坐在吧台前,漫不经心地啜饮着啤酒,暗暗期待着一场艳遇。

    他的工作薪水不低,但着实称不上称心。上司肖的做法他难以认同,一时又找不出方法应对。肖的势力像团蛛网般该死的复杂,而艾瑞克能想到的突破口都危险重重。

    也许一个闲适的年假能给他新的灵感——起码艾瑞克是这样期望的。

    门上的风铃响了,很明显不是风的作用。一对情侣——也许是——推开木门走了进来。女人长着柔软的金黄鬈发,正笑着冲男人说话。艾瑞克没看到男人的长相,毕竟他是在偷看。

    女人也许不过二十,身上带着种闪烁的青春气息。光听声音的话,男人比她大,可能是二十四、五,但都比他年轻。

    他们似乎谈的是另一个人,一个双方都很亲密的朋友。男人走向里间寻找话中的朋友,女人坐在吧台旁,要了杯酒。

    艾瑞克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女人,觉得自己的年龄推算一点不错。

    正当艾瑞克起身接过那杯新啤酒时,男人和他的同伴回来了。他这才发现男人是个小巧(他提醒自己这个形容词很不礼貌)的家伙,身材也谈不上健壮。

    他对男人年龄的估算似乎错的离谱,那家伙肯定比他的女伴大,因为艾瑞克已经听出他们不是情侣,而是兄妹,却长了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微鬈的发梢有种大学新生般的稚嫩感。

    男人的妹妹和那个同伴一起走了,看来这两位才是名副其实的情侣。艾瑞克不打算继续拖延,他拿着啤酒坐到男人的旁边。

    “有事吗?”男人感兴趣地审视着艾瑞克的面孔。

    艾瑞克本来不想迟疑,可他直到这时才意识到男人长了双那么美好的眼睛,一时间所有的赞誉都显得苍白无力。

    “喝杯酒吗?”艾瑞克不再迟疑,每一秒的犹豫都会减少他的机会。

    “正有此意。”男人笑了笑(艾瑞克不想猜测这个笑容到底有没有暗藏任何暗示),“查尔斯。”

    “艾瑞克。”至此,艾瑞克才喜欢上了他的年假。

    查尔斯有着一种与长相大相径庭的睿智和酒量。他们成为朋友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而后来的带着酒味的几小时里,艾瑞克觉得自己笑的次数比上个季度加起来都多。酒吧之行的收获远大于艾瑞克所期望的。

    这一夜后来的事情艾瑞克记不太清,只记得查尔斯晕红的脸和……一个吻。

 

 

    “我有点后悔了。”查尔斯对他的妹妹——也就是瑞雯说道,他正坐在吧台前,而瑞雯趁艾瑞克去卫生间离席的功夫坐在他旁边。

    “你自己盯上他的。”瑞雯催促道,“难道你真要来一炮?”

    查尔斯右手在艾瑞克的酒杯上抹了一下,不知道加了点什么东西进去。“最后一次。”

    瑞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跳开去找汉克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