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如果你没成为巫师的话会怎么样?艾瑞克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心中对麻瓜,尤其是那些无礼的部分的厌恶让他拒绝这个问题。

    但是查尔斯一定能够轻松而从容地回答,尽管他出自一个那么高贵的巫师家庭。查尔斯·泽维尔,霍格沃茨当今的翘楚,有一头柔软的棕色鬈发和红润的嘴唇。艾瑞克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就对那嘴唇有过幻想,幻想的尺度比现在更适合青少年。

    可惜他和查尔斯不在一个学院,这是显而易见的。泽维尔家几乎所有人都在格兰芬多,更何况查尔斯仿佛生来就属于格兰芬多。

    所以在艾瑞克第一次走进礼堂,看向最右边的长桌时,他前所未有地产生了想进入格兰芬多的冲动。

    一时的冲动不足以改变分院帽的意志,'斯莱特林!”,那该死的帽子不到一秒钟就喊了出来。

    塞巴斯蒂安·肖向他挥手示意,艾瑞克却更渴望能得到查尔斯的欢迎。

 

    “你太聪明了。”瑞雯看着查尔斯的论文,“他们怎么不把你分到拉文克劳?”

    “不知道。”查尔斯忙碌地翻着几本沉重的书,“你没有自己要忙的事吗?”

    瑞雯合上了她的霍利黑德哈比队的照片集,查尔斯的余光扫到一个黑头发的女人正暴力地打开一只游走球,他在心里暗暗叫好。

    “我很忙。但我特意来打扰你是有目的的,”瑞雯高傲地说,“那个斯莱特林的男孩,就是姓兰榭尔的那个。”

    她看到查尔斯终于抬起了头,禁不住露出了一个洋洋自得的微笑,“他邀请你在万圣节时同行。”

    “万圣节?”查尔斯困惑地问,他一时间很难把精神从复方汤剂的论文里拔出来。

    “去霍格莫德的时候。”瑞雯拍拍他的肩,“祝你们愉快。”她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转头走向了女生寝室的塔楼。

    查尔斯把那篇写了一半的论文推开,他的论文的字写得又小又密,大概这才是瑞雯夸他聪明的原因——瑞雯自己的论文总是想尽办法把字写的又大又潦草。

    他该穿什么衣服?在每个人都穿着漆黑的校袍的情况下,他怎么才能显得比别人更优雅些呢?

    如果艾瑞克在这,就会告诉查尔斯什么都不用准备,因为即使穿着皮皮鬼那身衣服,查尔斯也显得独树一帜的高贵。

    最后他决定不做特殊的改变,避开危险的改变也许是明智的。

    休息室里只剩下了火焰燃烧的噼啪声,查尔斯总会留到最后,今天似乎尤其的晚。

    艾瑞克·兰榭尔是个四年级的斯莱特林学生,作为一个学弟,一个不同院的学弟,艾瑞克对他有种神秘的吸引力。这可能与艾瑞克迷人的口音有关,也可能和艾瑞克深邃的绿色眼睛有关。

    而且查尔斯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位艾瑞克·兰榭尔对他的关注也是不同寻常的多。

    更重要的是,与艾瑞克的交流太舒适了,他渴望能有超过讨论变形术的谈话,比如聊聊巧克力蛙卡片的收藏。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