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银冲】看到迷路的孩子就要负起送孩子回家的责任来

六一儿童节快乐!!

一篇攘夷银和幼总的儿童故事(没有写完,等高考完补完)

OOC有&求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

“醒醒啊。”

“银色卷发?死了?”

乍隐乍现的日光燎着银时眼睑,他正沉浸于粘稠得化不开的睡眠之中。可能有一个声音在叫他,但他不想管,天人也好幕府也好,他不想打了。起码这个下午不打,这几天的停战可是有协议的。

“没死啊。”

太讨厌了。这个声音不仅没有放弃,还增加了音量。银时没有努力去想那人在说什么,他固执地保持着平稳的呼吸。

“为什么睡在这?”

可能是个孩子,声音嫩嫩软软的,还带着种奇特的悠闲。

“衣服好脏。”

关你什么事?我们队里又没带洗衣机,我已经尽量勤快洗了,那可是白衣服啊。

“啊啊,是真的刀啊。”

好奇怪,这孩子语气里没有一点真正的惊奇或是赞叹。他语气很平静,似乎只是在复述一件事实。

“诶,有糖?”

感觉到手指的靠近,银时猛地翻身坐起,红眼睛直直对上了双蓝眼睛。

执着骚扰他的孩子留着栗色的短发,蓬蓬松松,打理得很仔细。蓝眼睛像天人来之前的湖水,阳光偏离一些的话又像富士山。他抽回了手,盘着腿坐在银时旁边。

银时挠挠头发,一头卷发揉得乱七八糟。他觉得有些苦恼时就揉头发,尽管假发多次批评他这习惯,说些什么“大将不能这么没形象”之类的话,但他做白夜叉又不是靠形象的。

跟孩子说话向来不是银时擅长的事,尤其是像这样的孩子,八九岁,自己以为懂点事,其实蠢得令人发指。不过他也很久没见过孩子了,这孩子怎么跑到这的?

“你……哪来的?”银时揉了半天头发,没头没脑地问。

“那边。”孩子指了个遥远的方向。

“叫什么?”银时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只看到绵延不断的大森林。

“冲田总悟。”冲田很乖巧地说。

“怎么混到这来的……”银时自言自语地搓了把头发,“快点回家,冲田……总一郎君?”

“是总悟。”冲田纠正他,“我找不到路了,你们是在这打仗吗?”

“差不多。”银时躺下去,双手交叉抱在脑后,单腿曲起,盯着头上的树冠,“其实前线要再往前几十里,但这几天这个前线都不会打。”

“你能送我回家吗?”冲田直接地问。

“哈?”银时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白夜叉啊白夜叉,白夜叉为什么要送孩子回家啊?”

“白夜叉……你会变身吗?”冲田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发问。

“和变身根本没关系吧!我又没有和外星生物签订契约。”银时打了个哈欠,掏出最后一块果汁软糖,一口吞下。他又转了个身,背朝着冲田,扭了扭身体找了块不会吱嘎作响的地板。银时这几天住的小木屋的屋顶被拆了,不知道拿去烧火还是做船。他也就随遇而安,过了几天和日月相伴的生活。这个角落比较好,有一棵巨大的梧桐几乎能完全遮住他。

可是冲田挤过来后,这角落就显得有些狭小了。

银时含着软糖,脑袋一阵一阵的钝痛。如果他能睡好那一觉,现在也不会头疼了。罪魁祸首似乎并不为他的冷漠失落,无比执着地一步不移地等着。

装睡的时间总是尤其漫长,银时小心翼翼地紧闭着眼,不敢呼气呼得太大声,又不敢呼得太安静,左右为难。似乎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冲田都没有一点反应。

“行了行了!”银时崩溃地站起来,“哥哥带你回家,行了吧!”

冲田满意地轻轻勾起嘴角,看来这孩子平常也不怎么笑,对恩人笑还笑得这么淡。

银时大概能猜到这孩子在哪住的。这片战场往东,穿过树林,有个村子。不算太远,银时也没什么家当,当即就提着刀走了,冲田亦步亦趋跟在他背后。

“你不怕我吗?”银时突然瞥见了自己白衣上未洗的血迹,有些好奇地问冲田。

冲田摇头,说:“你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

“真的假的……”银时小声嘟囔。

除此之外,他们的路程大体上挺安静的。冲田年龄虽小,却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心浮气躁,叽叽喳喳。银时也懒得找话,偶尔想起来点事问问,大部分时间都在想打仗的事。

他厌倦打不完的仗,也不喜欢回忆那些埋在春天的面孔。多久没见过这么无忧无虑的小孩了?银时不知道。
TBC.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