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吸血鬼生活(1)

狼人土x吸血鬼总

可能是轻松的搞笑故事

‼️OOC有‼️

打滚求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见过吸血鬼吗?如果把这个问题做成街头访谈,一大半的路人会用瞪白痴的眼神瞪你,然后不屑离去。一小部分路人会多情地编造一个暮光之城那样的波澜壮阔的恋爱故事。但如果你走进歌舞伎町尽头的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里,问那位长了一头银色卷发的老板的话,他那双总是很无神的眼睛会突兀地睁大一下,然后用不是那么使人信服的语气说:“我店里就有,你想见吗?”

是的,这是坂田银时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他是个吸血鬼。

这秘密很安全,因为这种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所以尽管有许多人见过银时后神秘失踪,但并没有人怀疑到银时头上。

通常,银时并不会在居酒屋的熟客中选择食物,但今天比较特殊。

凌晨三点,早该关门了。银时饥肠辘辘地站在吧台后面,看着他唯一的顾客醉倒在了桌上。

他认识这孩子,高中生,和姐姐相依为命,偶尔过来吃点东西,一般不喝酒。今天冲田总悟(银时无意中见过他的学生卡)一反常态地喝得酩酊大醉(区区三壶清酒),银时已经不是很能理解那让冲田痛苦得抓肝挠肺的悲伤了,但他觉得姐姐死了对人类来说确实是一件值得难过的事情。

银时向来对冲田有点好感,所以即使冲田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味(绝妙的猎物),银时也没有去享用他。但今天,他可能要做出这个令他觉得有点抱歉的决定了。

“总一郎?”银时试探性地叫了叫,冲田颓废地抬头,茫然地盯着他。

应该没什么问题。银时把店里的工具收好,关上灯,轻柔地踱到冲田旁边,双手劝导性地搭在冲田肩上。他拿不准该不该再用一下催眠,但冲田已经听话地站起来了,所以他没有施展他那蹩脚的、随时都可能被打断的催眠。

歌舞伎町依旧热闹非凡,冲田在霓虹灯中迷迷糊糊地穿行,他能感到有一只手在引导着他,那手宽大,却并不温暖。

如果能好好思考一下的话,冲田应该能发现这挺奇怪的。蒸着汗气的夏夜,同行人不仅没有体温,甚至堪称冰冷——这绝对、绝对是不祥的。

况且,银时根本不知道冲田家住哪。他怎么可能会真是护送高中生回家的护花使者呢?

冲田稍微有一点意识时,发现自己正和自己不甚熟悉的居酒屋老板面对面挤在一个黑漆漆脏兮兮的小巷子里,老板的鼻子贴在他的脖颈上,深深地呼吸着。

“总一郎君,你是处男吗?”银时沉着嗓音说,他也知道这个问题挺怪异的。

“是……?”冲田犹豫地回答,他想把老板推开,但是手使不上力。

“太好了。”银时笑了笑,咬上冲田的脖子。

尖牙极有效率地刺破了冲田白嫩的皮肤,血液涌进银时嘴里。冲田一如银时预想的那样鲜美,那血液甘甜,银时甚至血里觉得带着丝丝的草莓牛奶味。

冲田很快失去了意识。最初被刺破的时候,他疼得瑟缩了一下。随着银时的吸吮,力量一点点从冲田体内流失。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猜他要死了,是老板杀的他,但他搞不懂为什么老板要像吸血鬼那样做,真的有吸血鬼吗?

银时用自己的肩膀抵着冲田,防止冲田直直摔在地上。他比较喜欢站着进食,人类也说这样比较健康,况且,地上太脏了。

美餐一顿后,银时放开冲田的尸体,看着自己的熟客僵僵地倒在地上。他生出了点不常有的同情。

此时的冲田双眼禁闭,脸色煞白,身体怪异地扭曲着。

想必总一郎这一天过得不怎么样,刚失去了姐姐,又莫名其妙地被人吸了血——打住,这不能叫莫名其妙,银时他可一直是吸血鬼,总一郎君不知道而已。但几乎每个人都承认,被变成吸血鬼还不如直接死掉。但是……

银时还不太舍得告别这个挺有意思的熟客。何况听起来总一郎家里还有人在等他回去……

犹豫再三,银时还是划破了自己的手指,血液立马从伤口冒出。

他撬开冲田的嘴唇,把指头上的血渡到冲田的嘴里。片刻,冲田胸口强烈地抽动了一下,像出水的鱼那样开始呼吸。

冲田再度睁开了眼,依然十分迷茫。银时看了看时间,确认冲田已经吸了他足够的血,便匆匆离去了。



土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先是恼火,后是心安。看来冲田没丢,到底还是回家了。

他知道三叶的事给冲田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可能会去寻短见那种打击。他找了冲田一夜,刚刚放弃希望准备补觉时,冲田回家了。

土方打起精神,想问问冲田怎么过的夜,但一看清冲田的情况,他就气得想砸东西。

冲田衬衫的领口被撕坏了,沾着一条一条的血痕,脸色异常的苍白,全身发抖,像发高烧一样战栗着。

也许冲田自己都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但土方很清楚。他愤怒地嗅着冲田身上的气味,只为了最后确认一遍自己的结论——

冲田被变成吸血鬼了。

TBC.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