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all叶】Priceless——无价之宝(龙设)

月更写手重现江湖!
因为更太慢,我都不好意思说爆字数这种话了……
感谢每一个评论和点红心蓝手的朋友
希望您能继续支持高中月更写手…………

03.
“哦……”江波涛轻轻地感叹着,“我懂你的意思了。”

“真的吗?”叶修伸手把那摞资料拿回来,“你还没见过他呢。”

“但为什么不是你来教?”江波涛问。

“我认为答案再明显不过了,”叶修站起来,带着江波涛走向那窄小的走廊,“你才是另一条龙啊。”

江波涛好奇而小心翼翼地走在叶修身后,“你那个火龙朋友呢?”

“她在事业上升期。”叶修简短地说,仿佛那是件稀松平常的事。

江波涛知道自己不该惊讶。如果每一次都为叶修和叶修那神奇的妹妹惊讶的话,他那种叫作“惊讶”的情绪早就该消失殆尽了——说真的,有几个人类会把火龙当妹妹?

然而当亲眼见到周泽楷时,他还是难以制止那份惊讶。

周泽楷早就听说将有一位同类拜访,这令他兴奋而不悦。尤其是叶修的闪烁其词,使周泽楷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安。他不是没接触过同类,但在他的记忆里——大部分是在管制中心的记忆——同类不是一个很阳光的词。他们通常(和他一样)痛苦而易怒,挣扎在屈服和坚持的界限中。而他的本能在悄悄地传递一个念头:那家伙要踏进他的领地里。

所以周泽楷理所当然地没有像叶修期待的那样穿着那身西装以人形坐在真皮沙发上,他用百分之百的龙的体态迎接同类。

叶修推门而入,看到周泽楷优雅的银色鳞片时似乎毫不意外。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这似乎是他最擅长的聊天方式。

江波涛谨慎地踏入房间,看到周泽楷后,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然而周泽楷缓缓撑起了前半身,极有穿透力的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江波涛,他毫不掩饰地展示着自己的敌意。

叶修往江波涛身前站了站,这种情况很常见,如果周泽楷今天不打算接受另一条龙进入他的领地,那就以后再来,这事情不着急。

“你们关系真好。”江波涛笑着说。

“嗯?”叶修紧张地盯着周泽楷微张的、吐着寒气的嘴。

“他是不太懂,”江波涛说,“这是最常见的占有欲的表现。”

“呃,说简单点,他已经把你划进他的保护范围了。”

周泽楷,作为一条冰龙,难得地感觉身体有点发热。

叶修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欣慰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这种笑容周泽楷最近在书里读过,他觉得那是个……慈父的笑容。

周泽楷气恼地甩了一下尾巴,变回了人形。




叶修说得没错,苏沐橙确实在事业上升期。她接到了一部前所未有的武侠剧,一部豪华的大制作,而她要扮演一位有许多精彩剧情的女三。

想想看!她出道不到一年,就能和影帝王杰希对戏——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几乎每一个见过苏沐橙表演的人都要问她是哪个学校出来的,得到苏沐橙“无师自通呀”的答案后再夸张地倒吸口冷气。苏沐橙拼命克制自己的那点快活的小小骄傲,但还是在叶修面前露陷了。

他们坐在客厅,像以前一样在电视声中聊天。苏沐橙的戏份刚刚杀青,便兴高采烈地找叶修去了。这剧苏沐橙拍了三个多月,正好从叶修接回周泽楷那天开始拍。因此苏沐橙一次都没见过叶修领回家的冰龙。

终于,苏沐橙决定开启这个话题。“你和那个……”

“周泽楷。”叶修立马接话,显然,他也正期待着这个话题。

“他好吗?”苏沐橙问完便觉得这问题真不怎么样。

“相当好。”周泽楷后来逐渐接受了江波涛,现在把在管制中心落下的东西渐渐补回来了。“就是不太爱说话。”

苏沐橙挑起一边眉毛,“还有吗?”

“不太爱见生人。”叶修苦着脸说。他冒着风险接回周泽楷,就是希望能治愈周泽楷在管制中心受的伤痛,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可如果周泽楷连家门都不愿意出,他怎么能让周泽楷康复呢?

“哦。”苏沐橙忧伤地看着叶修,“我很理解那种感觉。”

“对了,”苏沐橙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如让我试试吧。”

叶修惊讶地看着她镇定自若地走进了那条走廊,速度快得让叶修以为火龙有什么瞬移一类的技能。他自认已经很了解苏沐橙了,然而苏沐橙还是时常做出些超出他预料的事。

苏沐橙叩了叩门,“嘿?”

她仔细听了听声,没有回答。

“我进来了哦。”苏沐橙推开了门,走进了她曾经的居所。

周泽楷穿着一身贴身裁剪的西装,端正地坐在床上。苏沐橙抿着嘴,顿时对自己穿的休闲装产生了种不满。

外人或许以外周泽楷是在表示对访客的重视,但苏沐橙深深地知道,这是周泽楷最隐晦的挑衅——对她这个房间原主的挑衅。

哪有神经脆弱啊……苏沐橙把吐槽压回了嗓子眼,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我是苏沐橙,”她上前几步,走到周泽楷身前,“请多指教了。”

然而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困惑的眼神。

苏沐橙完全搞不懂周泽楷的沉默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很有耐心地伸着手,等周泽楷用人类的礼仪和她握手。

“指教?”周泽楷无可奈何地打破了沉默,却毫无握手的意思。

“啊?”苏沐橙艰难地思索着,“这个就是……呃……”

“你看,我是叶修收养的妹妹吧,所以我会经常来找他,你和我……也会经常见面吧。”

周泽楷不满地皱眉,“妹妹?”

“不好意思啊小周,”叶修出现在门口,“之前忘了跟你说她的事了。”

周泽楷又直直地盯了叶修好一会儿,似乎是经过了很艰难的一番思想斗争后才勉勉强强地跟苏沐橙握了手。

苏沐橙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浅笑,“那么,欢迎来到人类社会。”

“嗯。”周泽楷学着她勾起了嘴角,随后那个弧度渐渐扩大。

如果是跟你这样温柔的人一起——周泽楷看向门边的叶修——我会很愿意走进你们人类社会的。

叶修站在窗口投进的阳光里,懒洋洋地冲他点了点头。

“小周,”叶修出声,“去楼上挑个房间吧。”

周泽楷愣了一下,随即捡起床头柜那本叶修的草稿本,小心地揣进口袋。



周泽楷的搬家进行的很顺利——一大半原因是周泽楷只拿了那草稿本当随身物品。小小的困难出现在房间挑选上,这豪宅的房间太多,叶修硬是带着周泽楷一一参观了一遍,甚至包括小储物间。苏沐橙刚逛了两间,就说着无聊跑到客厅看电视了。

黄昏的最后一丝光华消失后,周泽楷终于敲定了他的住所——叶修房间对面的一间布置一模一样的房间。按苏沐橙的说法,那些个房间真是白逛了。

不用想,苏沐橙肯定没准备晚饭。叶修叹了口气,不知怎么同情起了家庭剧里的单身爸爸。他刚拉开冰箱,准备找点现成的食材时,就听见苏沐橙扯着嗓子说:“别忙活了,我订外卖了。”

叶修乐得清闲,便也跟着苏沐橙坐在沙发上看起了肥皂剧。周泽楷绕了两圈,最后也决定跟着叶修看肥皂剧。他坐到叶修旁边,坐姿端正,腰板挺直,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上。

叶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他悠闲自得地靠着沙发,从兜里掏出盒烟来。

“借个火。”叶修把烟头伸到苏沐橙跟前。

苏沐橙幽幽地叹了口气,打了个响指,指尖便冒出一簇荧荧的火苗。

“一天只能抽一根啊。”她说。

“是是是。”叶修深深地吸了口烟。

“周泽楷你帮我看着他一点,”苏沐橙知道叶修必定阳奉阴违,“他一天只能抽一根烟,多了给他掐掉。”

“好。”周泽楷郑重地回答。

“喂!”叶修揉了揉眉心,“不就抽个烟吗……”

苏沐橙张口,刚想说说自己前几天看到的同组演员捧的养生学杂志,就被一阵狂躁的敲门声打断了。

叶修叼着烟,不紧不慢地去开门,半分钟的功夫,门外的人越敲越急。

“好吵……”

叶修拉开门,终于见到了这位急躁的来访者。

“叶修在吗?我是黄少天,代表军方来做特别调查……咳咳咳……”黄少天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叶修吐出的烟呛着了。

“你没事吧?”叶修关切地看着他。

“咳咳……关于是否私藏龙的特别调查!”黄少天找回了自己的节奏,“我们现在开始可以吗?你就是叶修吧?你认识这身制服吧?你三个多月前从管制中心领走了一条龙,但是除了他还有别的对不对?你知道我们对私藏龙和协助龙伪造假身份是什么处理吧?怎么了,说话啊。你烟快熄了,别抽了,我不喜欢这个味道。我们要把几种检测设备搬进来,你不介意吧?介意也没用,有特别调查令。”

叶修高深莫测地看着他,一侧身给黄少天让出了路。

“我猜从程序上说,我一直是个合法公民。”叶修又一次叹气,“还有,你话一直这么多吗?”
TBC.
很爱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