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黄叶】一忘皆空(HP设定一发完)

紧赶慢赶,没赶上零点的生贺
叶家双胞胎生日快乐!20岁的话,很适合和我谈恋爱呢(你)
叶修:巫师  黄少天:麻瓜
BUG预警,OOC预警,感情描写苦手


你相信魔法吗?

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

直到他在佛罗里达遇到了叶修。

用幻影移形作长途旅行也许不是个好主意,叶修从挤压感回过神来时这么想。他勉勉强强稳住了身形,袍角还在旋转。

恐怕留给他回神的时间不多了。叶修抬头,看到一个麻瓜目瞪口呆地站在他面前。

好险,差点幻影移形到这个麻瓜身上。叶修反思了一下自己选择的落脚点,随即抽出了魔杖,准备赶在魔法国会的人发现前来一个遗忘咒。

黄少天完全不明所以,他只听到一声爆响,面前便凭空出现了一个穿的不合时宜的厚的家伙。现在那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了根小木棍出来,并且准备拿那根小木棍指着黄少天。

超出了两人的思考的速度,黄少天已迅捷地打落了叶修手中的魔杖,还往前逼了一步。

“咔嚓”一声,叶修后悔,为什么要跟着这麻瓜后退?

不后退还好,他这一退,刚巧踩上了自己的魔杖。离了巫师的手,魔杖就确实只是根普通的小木棍了。叶修哀伤地捡起了他那根段成两截的魔杖,也不管面前这人茫然的眼神。

黄少天被忽视久了,心下更有些不忿,几乎忘了自己刚被这个穿长袍的怪人吓了一跳的事实。他刚想开口,却被叶修抢了。

“你叫什么?”叶修这时把断裂的魔杖放进口袋,已经开始筹划没了魔杖的对策了。

“黄少天。”黄少天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但他的话可没完,“你叫什么?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刚才这个位置可没有人,你怎么出现在这的?”

叶修没打算接着听黄少天的话,他现在很急的。

“我叫叶修,听着,别插话。我是巫师对就那种会魔法的,不是甘道夫,你刚才把我魔杖弄断了,你得帮我个忙。”

“什么忙?”黄少天明显没反应过来这巨大的信息量,话都说少了。

“你看,你们这种不会魔法的人,通常是不应该知道我们巫师的存在的。”叶修语速极快地解释道,“你本来今天不该看到我,你看到我了,我打算给你来个遗忘咒,结果你把我魔杖弄断了。一会儿就得有人过来抓我说我违反保密法。”

黄少天长见识了,但他的话又被叶修堵回去了。

“所以一会儿有人来了,你就是你是我表弟,让他们觉得咱们是老朋友。”叶修话说了一大串,总算把那个没用出来的遗忘咒弥补上了。

黄少天却没打算让他放松,问这问那,兴奋得满面红光。叶修堪称耐心地一个个回答了他的问题,帮助黄少天了解这个“叶修的表弟”黄少天应该熟知的巫师界。

两人正在和谐地一问一答,一声炸裂声极其突兀地打断了他们。一个金发女人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两人身后,她掏出本证件在叶修眼前晃了晃,至于黄少天,则是选择性忽视了。

“入境证件?”金发女人问叶修。

叶修手在口袋掏了一会,掏出张羊皮纸来。黄少天在旁边看着,他已经把叶修那口袋看作哆啦A梦的口袋了。羊皮纸显然就是那个“入境证件”,金发女人点点头,把它还给了叶修,然后才开始正视黄少天。

“你在这个麻鸡面前使用了幻影移形?”她问道。

“对的,但是……”

“你是否认识这个巫师?”她打断了叶修的话,自己问上了黄少天。

“认识。”黄少天相当冷静,不露丝毫破绽。

金发女人狐疑地打量着黄少天,“什么关系?”

叶修忐忑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从善如流地回答:“情侣。”

叶修震惊地看着黄少天,他甩头动作太大,金发女人又是沉默地盯了他一会,最后问了他几个常规问题,便又幻影移形离开了。

“情侣?”叶修问黄少天。

“下意识说的!”黄少天连忙为自己开脱,“她这么逼问我,我也会紧张的!”

“是吗?”

“不然呢,我会诱拐你不成?”

叶修沉默,感觉自己确实有点过激了。就算魔杖断了,他也有无数方法撂倒一个麻瓜,这担心有点多余了。

“走吧!”叶修摸黑前进,对这里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走哪啊?”黄少天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身后。

“见个朋友。”叶修回答,突然意识到黄少天此时已经完成了使命,可以回家了。

“你不来也行。”于是叶修加了一句。

“什么朋友?也是巫师吗?”黄少天立马挤了过来,“咱们是情侣耶!怎么能不一起走?”

叶修无语,这尾巴看来甩不掉了。


半小时前,方锐就收了叶修的传讯,说是一会儿拜访。于是他兴冲冲地收拾好了房间,然后就拿了本杂志坐到沙发里假装不在乎。

杂志方锐是一页没翻,这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渐渐装不下去了。

怎么还不到啊?碰到查水表的了?

方锐一语成谶,自己却不知道无意的想法已经应验,继续痛苦地焦躁不安着。

正焦躁着,门铃响了。方锐跳起,杂志随手扔到地上,兴冲冲地去给叶修开门了。手碰着门把时候突然想起来,不是要装一副冷漠的样子出来吗,怎么全忘了?

方锐为自己的意志不坚深感痛心,开门却看到叶修并非独身前来。

这小子是谁?方锐打量着叶修身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同样观察着方锐,不多时,又被方锐的屋子夺去了注意力。

这真是他二十年来摄入信息量最大的一天,黄少天感慨着,叶修和方锐的谈话也没忘记偷听。

突的,方锐和叶修齐齐看向了黄少天。方锐举起了一根小木棍,刚念了一个字,就被叶修制止了。

“别了,”叶修说,“他知道也没什么。”

“而且那女人已经把我们登记成情侣了。”

“啊?!”方锐惊讶地嚷着,“怎么回事啊?”

于是叶修如此这般地解释了一番,方锐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黄少天了。

偏生黄少天好说话,叶修如此这般的时候他就拼命地添油加醋,顺带贬低了一下方锐的家居品味。最后黄少天居然无比自然流畅地和叶修谈笑生风,方锐完全插不上话。

“你魔杖怎么了来着?”方锐回想叶修的如此这般时,发现了盲点。

“断了。”叶修镇定。

“断了你怎么去纽约?”叶修来美国是为了给苏沐橙买只蒲绒绒,而只有纽约有饲养蒲绒绒的巫师。

“那就用麻瓜的方式。”叶修说着,看了看黄少天。

方锐把那句“我带你随从显形”咽回了肚子里。“我还以为你会用无杖咒呢。”他酸酸地说。

叶修笑笑,“哪有成年了还随从显形的。”他冲方锐眨眨眼睛,早把方锐的小心思猜了个透透彻彻。

“你是做什么的?”方锐转向黄少天。

“这个……说了你们也不知道。”黄少天大言不惭。

“说说,说说。”

“电竞选手。”黄少天说,“你们巫师不用电脑的吧?”

“吊脑?”

“电脑,电脑!就是……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算一种竞技职业吧。”

“我知道。”叶修插话,“打电脑游戏的。”

“你连电脑游戏都知道?”黄少天对叶修刮目相看,“厉害啊!玩过吗?”

“没有。”叶修不无遗憾地说,“磁场会受干扰。”

“太可惜了,”黄少天感叹,“游戏都没打过,多没劲啊!”


中午,黄少天顶着烈日回了酒店。匆匆整了一包必要的行李,随便编了个理由,就跟满脸怀疑的喻文州告别了。蓝雨几人看着乐呵呵离开的黄少天,一致认为是有艳遇了。

“艳遇”叶修正趴在方锐的书桌上写信,更改他之前预约的取蒲绒绒的时间。顺带给苏沐橙写了封信,让她帮忙找根魔杖。

第二天,叶修难得地怀着略有些忐忑的心情,与半途中搭上的旅伴黄少天,人生第一次踏上了飞机。上飞机前先去机场等两小时,幸亏叶修算有耐心的,叼根烟,还不能抽,靠在黄少天身上看他打手游。

难得打个手游还有观众,黄少天边打边唾沫横飞地给叶修介绍。叶修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上手操作一下。两人认识时间不长,性格却天生搭对,很合得来。等着登机时,黄少天看叶修两手空空,不禁纳闷,“你出门都不带行李?”

叶修笑笑,把手伸到衣服口袋里。渐渐整个小臂都没入了口袋,却似乎还没碰到底。黄少天大惊,问叶修这是哆啦A梦的口袋吗,叶修茫然,反问他哆啦A梦是什么。

于是黄少天又解释什么是哆啦A梦,等他话停下来时都歪到白斩鸡上了。叶修就没说几句,可黄少天就是有那种强行把天聊下去的才能。

停下来也不是因为没话了,是因为口渴。


到了纽约,两人先找了个酒店,安顿好,然后对着张地图找路。叶修去过那地方不少次,但没有一次是用麻瓜的方法走的。

纽约没有对角巷那样纯巫师的场所,巫师的商店星星点点散落在城市中。这家蒲绒绒专卖所在的区域是其中巫师商店比较集中的区域,附近还有一家酒馆。叶修一路悠悠闲闲,还买了件I♡NewYork的T恤,十足的观光客作风。

几家店铺看上去与普通店铺无异,都施了麻瓜驱逐咒,让它们成为了过路麻瓜心中最厌恶的店铺的样子。叶修架不住黄少天的强烈要求,拉着他挨个逛了逛,还买了一堆胡椒小顽童和吹宝超级泡泡糖。

“这家……就算了吧。”叶修看着眼前店铺的紫红色的夸张招牌,眼露拒绝。

“为什么?”黄少天手里还抓着根酸棒糖。

“没什么意思。”叶修想走,却被黄少天拉住了手腕。

“肯定有意思。”黄少天向往地看着那店铺的招牌,在他看来,那是家秋葵专卖店。

“那你别后悔。”叶修推开了门,风铃叮叮当当地响。

黄少天喜滋滋地进去了,手还拉着叶修没放开。

一声炸响,一场纸拉花的盛宴夹杂着几个小仙女的歌唱开始了。叶修和黄少天傻愣愣地站在飘荡的纸拉花中间,不知所措地打量着四周。

“恭喜你们,光临本店的第六百六十五对情侣!”一个明显是店主的家伙给他们拍了张照,在几缕紫烟中,黄少天握叶修的手手心里出了汗,但没有放开。

叶修扭头看黄少天,轻声问:“真要做情侣?”

黄少天的手攥得更紧了,心想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我们可是登记过的情侣啊!”黄少天笑。

叶修咽了口唾沫,难道真的有一见钟情?

黄少天把酸棒糖塞进兜里,搂上了叶修的腰。

“进展会不会有点太快了?”叶修乐呵呵地问。

“不会,还有更快的。”黄少天凑近,蜻蜓点水般擦了下叶修的唇。
END
我爱黄叶呜
ps.我没去过美国,因为罗琳做过美国的设定才设到美国的……就假装蓝雨去迈阿密度假吧……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