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著名退堂鼓表演艺术家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黄叶】一忘皆空(HP设定一发完)

紧赶慢赶,没赶上零点的生贺
叶家双胞胎生日快乐!20岁的话,很适合和我谈恋爱呢(你)
叶修:巫师  黄少天:麻瓜
BUG预警,OOC预警,感情描写苦手


你相信魔法吗?

黄少天对此嗤之以鼻。

直到他在佛罗里达遇到了叶修。

用幻影移形作长途旅行也许不是个好主意,叶修从挤压感回过神来时这么想。他勉勉强强稳住了身形,袍角还在旋转。

恐怕留给他回神的时间不多了。叶修抬头,看到一个麻瓜目瞪口呆地站在他面前。

好险,差点幻影移形到这个麻瓜身上。叶修反思了一下自己选择的落脚点,随即抽出了魔杖,准备赶在魔法国会的人发现前来一个遗忘咒。

黄少天完全不明所以,他只听到一声爆响,面前便凭空出现了一个穿的不合时宜的厚的家伙。现在那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了根小木棍出来,并且准备拿那根小木棍指着黄少天。

超出了两人的思考的速度,黄少天已迅捷地打落了叶修手中的魔杖,还往前逼了一步。

“咔嚓”一声,叶修后悔,为什么要跟着这麻瓜后退?

不后退还好,他这一退,刚巧踩上了自己的魔杖。离了巫师的手,魔杖就确实只是根普通的小木棍了。叶修哀伤地捡起了他那根段成两截的魔杖,也不管面前这人茫然的眼神。

黄少天被忽视久了,心下更有些不忿,几乎忘了自己刚被这个穿长袍的怪人吓了一跳的事实。他刚想开口,却被叶修抢了。

“你叫什么?”叶修这时把断裂的魔杖放进口袋,已经开始筹划没了魔杖的对策了。

“黄少天。”黄少天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但他的话可没完,“你叫什么?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刚才这个位置可没有人,你怎么出现在这的?”

叶修没打算接着听黄少天的话,他现在很急的。

“我叫叶修,听着,别插话。我是巫师对就那种会魔法的,不是甘道夫,你刚才把我魔杖弄断了,你得帮我个忙。”

“什么忙?”黄少天明显没反应过来这巨大的信息量,话都说少了。

“你看,你们这种不会魔法的人,通常是不应该知道我们巫师的存在的。”叶修语速极快地解释道,“你本来今天不该看到我,你看到我了,我打算给你来个遗忘咒,结果你把我魔杖弄断了。一会儿就得有人过来抓我说我违反保密法。”

黄少天长见识了,但他的话又被叶修堵回去了。

“所以一会儿有人来了,你就是你是我表弟,让他们觉得咱们是老朋友。”叶修话说了一大串,总算把那个没用出来的遗忘咒弥补上了。

黄少天却没打算让他放松,问这问那,兴奋得满面红光。叶修堪称耐心地一个个回答了他的问题,帮助黄少天了解这个“叶修的表弟”黄少天应该熟知的巫师界。

两人正在和谐地一问一答,一声炸裂声极其突兀地打断了他们。一个金发女人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两人身后,她掏出本证件在叶修眼前晃了晃,至于黄少天,则是选择性忽视了。

“入境证件?”金发女人问叶修。

叶修手在口袋掏了一会,掏出张羊皮纸来。黄少天在旁边看着,他已经把叶修那口袋看作哆啦A梦的口袋了。羊皮纸显然就是那个“入境证件”,金发女人点点头,把它还给了叶修,然后才开始正视黄少天。

“你在这个麻鸡面前使用了幻影移形?”她问道。

“对的,但是……”

“你是否认识这个巫师?”她打断了叶修的话,自己问上了黄少天。

“认识。”黄少天相当冷静,不露丝毫破绽。

金发女人狐疑地打量着黄少天,“什么关系?”

叶修忐忑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从善如流地回答:“情侣。”

叶修震惊地看着黄少天,他甩头动作太大,金发女人又是沉默地盯了他一会,最后问了他几个常规问题,便又幻影移形离开了。

“情侣?”叶修问黄少天。

“下意识说的!”黄少天连忙为自己开脱,“她这么逼问我,我也会紧张的!”

“是吗?”

“不然呢,我会诱拐你不成?”

叶修沉默,感觉自己确实有点过激了。就算魔杖断了,他也有无数方法撂倒一个麻瓜,这担心有点多余了。

“走吧!”叶修摸黑前进,对这里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走哪啊?”黄少天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身后。

“见个朋友。”叶修回答,突然意识到黄少天此时已经完成了使命,可以回家了。

“你不来也行。”于是叶修加了一句。

“什么朋友?也是巫师吗?”黄少天立马挤了过来,“咱们是情侣耶!怎么能不一起走?”

叶修无语,这尾巴看来甩不掉了。


半小时前,方锐就收了叶修的传讯,说是一会儿拜访。于是他兴冲冲地收拾好了房间,然后就拿了本杂志坐到沙发里假装不在乎。

杂志方锐是一页没翻,这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渐渐装不下去了。

怎么还不到啊?碰到查水表的了?

方锐一语成谶,自己却不知道无意的想法已经应验,继续痛苦地焦躁不安着。

正焦躁着,门铃响了。方锐跳起,杂志随手扔到地上,兴冲冲地去给叶修开门了。手碰着门把时候突然想起来,不是要装一副冷漠的样子出来吗,怎么全忘了?

方锐为自己的意志不坚深感痛心,开门却看到叶修并非独身前来。

这小子是谁?方锐打量着叶修身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同样观察着方锐,不多时,又被方锐的屋子夺去了注意力。

这真是他二十年来摄入信息量最大的一天,黄少天感慨着,叶修和方锐的谈话也没忘记偷听。

突的,方锐和叶修齐齐看向了黄少天。方锐举起了一根小木棍,刚念了一个字,就被叶修制止了。

“别了,”叶修说,“他知道也没什么。”

“而且那女人已经把我们登记成情侣了。”

“啊?!”方锐惊讶地嚷着,“怎么回事啊?”

于是叶修如此这般地解释了一番,方锐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黄少天了。

偏生黄少天好说话,叶修如此这般的时候他就拼命地添油加醋,顺带贬低了一下方锐的家居品味。最后黄少天居然无比自然流畅地和叶修谈笑生风,方锐完全插不上话。

“你魔杖怎么了来着?”方锐回想叶修的如此这般时,发现了盲点。

“断了。”叶修镇定。

“断了你怎么去纽约?”叶修来美国是为了给苏沐橙买只蒲绒绒,而只有纽约有饲养蒲绒绒的巫师。

“那就用麻瓜的方式。”叶修说着,看了看黄少天。

方锐把那句“我带你随从显形”咽回了肚子里。“我还以为你会用无杖咒呢。”他酸酸地说。

叶修笑笑,“哪有成年了还随从显形的。”他冲方锐眨眨眼睛,早把方锐的小心思猜了个透透彻彻。

“你是做什么的?”方锐转向黄少天。

“这个……说了你们也不知道。”黄少天大言不惭。

“说说,说说。”

“电竞选手。”黄少天说,“你们巫师不用电脑的吧?”

“吊脑?”

“电脑,电脑!就是……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算一种竞技职业吧。”

“我知道。”叶修插话,“打电脑游戏的。”

“你连电脑游戏都知道?”黄少天对叶修刮目相看,“厉害啊!玩过吗?”

“没有。”叶修不无遗憾地说,“磁场会受干扰。”

“太可惜了,”黄少天感叹,“游戏都没打过,多没劲啊!”


中午,黄少天顶着烈日回了酒店。匆匆整了一包必要的行李,随便编了个理由,就跟满脸怀疑的喻文州告别了。蓝雨几人看着乐呵呵离开的黄少天,一致认为是有艳遇了。

“艳遇”叶修正趴在方锐的书桌上写信,更改他之前预约的取蒲绒绒的时间。顺带给苏沐橙写了封信,让她帮忙找根魔杖。

第二天,叶修难得地怀着略有些忐忑的心情,与半途中搭上的旅伴黄少天,人生第一次踏上了飞机。上飞机前先去机场等两小时,幸亏叶修算有耐心的,叼根烟,还不能抽,靠在黄少天身上看他打手游。

难得打个手游还有观众,黄少天边打边唾沫横飞地给叶修介绍。叶修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上手操作一下。两人认识时间不长,性格却天生搭对,很合得来。等着登机时,黄少天看叶修两手空空,不禁纳闷,“你出门都不带行李?”

叶修笑笑,把手伸到衣服口袋里。渐渐整个小臂都没入了口袋,却似乎还没碰到底。黄少天大惊,问叶修这是哆啦A梦的口袋吗,叶修茫然,反问他哆啦A梦是什么。

于是黄少天又解释什么是哆啦A梦,等他话停下来时都歪到白斩鸡上了。叶修就没说几句,可黄少天就是有那种强行把天聊下去的才能。

停下来也不是因为没话了,是因为口渴。


到了纽约,两人先找了个酒店,安顿好,然后对着张地图找路。叶修去过那地方不少次,但没有一次是用麻瓜的方法走的。

纽约没有对角巷那样纯巫师的场所,巫师的商店星星点点散落在城市中。这家蒲绒绒专卖所在的区域是其中巫师商店比较集中的区域,附近还有一家酒馆。叶修一路悠悠闲闲,还买了件I♡NewYork的T恤,十足的观光客作风。

几家店铺看上去与普通店铺无异,都施了麻瓜驱逐咒,让它们成为了过路麻瓜心中最厌恶的店铺的样子。叶修架不住黄少天的强烈要求,拉着他挨个逛了逛,还买了一堆胡椒小顽童和吹宝超级泡泡糖。

“这家……就算了吧。”叶修看着眼前店铺的紫红色的夸张招牌,眼露拒绝。

“为什么?”黄少天手里还抓着根酸棒糖。

“没什么意思。”叶修想走,却被黄少天拉住了手腕。

“肯定有意思。”黄少天向往地看着那店铺的招牌,在他看来,那是家秋葵专卖店。

“那你别后悔。”叶修推开了门,风铃叮叮当当地响。

黄少天喜滋滋地进去了,手还拉着叶修没放开。

一声炸响,一场纸拉花的盛宴夹杂着几个小仙女的歌唱开始了。叶修和黄少天傻愣愣地站在飘荡的纸拉花中间,不知所措地打量着四周。

“恭喜你们,光临本店的第六百六十五对情侣!”一个明显是店主的家伙给他们拍了张照,在几缕紫烟中,黄少天握叶修的手手心里出了汗,但没有放开。

叶修扭头看黄少天,轻声问:“真要做情侣?”

黄少天的手攥得更紧了,心想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我们可是登记过的情侣啊!”黄少天笑。

叶修咽了口唾沫,难道真的有一见钟情?

黄少天把酸棒糖塞进兜里,搂上了叶修的腰。

“进展会不会有点太快了?”叶修乐呵呵地问。

“不会,还有更快的。”黄少天凑近,蜻蜓点水般擦了下叶修的唇。
END
我爱黄叶呜
ps.我没去过美国,因为罗琳做过美国的设定才设到美国的……就假装蓝雨去迈阿密度假吧……

【黄叶】恋人

一发完复健小短篇
不太标准的情敌变情人



    黄少天怎么看叶修怎么不爽。
    彼时黄少天还是个一年级,那时候人人看叶修不爽——哪有垄断冠军的?太过分了这人。
    然而黄少天是另一个原因。
    感情问题。
    黄少天的同级生里有个叫苏沐橙的,脸好腿长技术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她对黄少天没意思。
    黄少天对苏沐橙有种少年青春期时的懵懂的爱慕,可是即使是以少年的低情商来思考,黄少天也知道苏沐橙根本没有过这想法。
    苏沐橙和谁最亲?这点连黄少天的脚趾头都知道,叶修。
    有几次在选手通道里,黄少天看着苏沐橙拉着叶修商量赛完上哪吃雪糕,或者是抢叶修的烟,黄少天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还有一次,蓝雨跟嘉世聚会,苏沐橙照例甜点要了雪糕,拿勺子喂了叶修一口。
    黄少天闷闷地看着,也不知道是哪感觉空荡荡的。



    那黄少天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喜欢叶修的?
    用了好几年,一回想这个黄少天就后悔。
    叶修退役那一天,黄少天感觉喉咙发紧,连垃圾话都不想打。
    他们怎么能?
    陶轩疯了吗?
    不对,我不是不太喜欢叶修吗?
    来来回回纠结了一夜,黄少天也没想明白这种痛苦是从何而来。
    直到叶修叫他去网吧,一阵狂喜不能自已地涌上心头时,黄少天才想明白。
    于是黄少天紧张地去了,却把刚发现的情感扔到了对千机伞的好奇背后,乐颠颠地观察了一晚上千机伞,幻想着拿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对战的感觉。
    从网吧回酒店的时候,黄少天又被一种奇特的得意感笼罩了。
    “叶修有事第一个找我”的想法陪了他一路,黄少天根本没发现自己忘了算进去苏沐橙。




    其实一般人发现自己是gay的话,都得思考两天。黄少天半天不到就接受了事实,并且积极地排演了一系列“如何追到叶修”“为什么能追到叶修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之类的情景设想。
    可最后黄少天停下了,他开始思索另一个问题。
    他是gay没错,可叶修是吗?
    那天苏沐橙喂叶修雪糕的场景又清晰地回放了一遍,仿佛是刚发生的一样生动。
    不会的,苏沐橙说过,她把叶修当哥哥,待久了就比别人亲昵些。
    叶修这些年也没找过对象,难道说他是性冷淡?
    不行,不行,越猜越离谱。
    黄少天躺回被窝,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把叶修的性向问出来。




    叶修比他想象的更机智。
    君莫笑:怎么,喜欢上我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后黄少天才硬着头皮敲上了回复。
    夜雨声烦:不行吗?
    然后他没打上一串表情缓解压力,他直接关了电脑。

    于是他没有看到新的回复。
    君莫笑:行。




    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嘴里滔滔不绝,把一条小吃街从头评价到尾。
    叶修听得说不上认真,但好歹还跟着他的思路。
    “但我们不是去看家具的吗?”最后叶修忍无可忍地问。
    “那倒也是,”黄少天毫不惭愧,“刚好得从这穿过去,给你介绍介绍也没错。”
    “别了,家具城到了。”叶修说,“我会考虑买个鹦鹉陪你聊天的。”
    黄少天笑了两声,捏了一下叶修的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修,“我只想跟你聊。”
    叶修的脸微微发热。黄少天早就发现了,叶修是一个比表现出来的更容易害羞的人。他们俩在真正的恋爱中,都发现自己不是想象中从容的样子。
    但这也不错。

   
    黄少天窝在新买的沙发里看漫画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的初恋。
    他抬头看了看坐在电脑桌前打游戏的叶修,感觉很满意。
   

【黄叶】安然无恙 Safe and Sound(黑帮,ABO设定)

ooc预警

本文至此已经还完国庆的作死啦

打滚求评论


03.


    “……总而言之,兴欣和嘉世肯定少不了这一架。昨天我和叶修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不管怎么说都是帮兴欣比较值。你不会偏向刘皓吧?放心我不会被他们认出来的,伪装有什么难……”

    喻文州费劲地看着手里的字迹潦草且又臭又长的便条,他相信黄少天写的是“喻文洲”而不是“喻文州”。

    这么说来黄少天和叶修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这什么朦胧的描述?

    “不管他了。”喻文州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纸条,“算放他的假吧。”

    郑轩猜测他看到了“喻文洲”三个字,但他不打算做出评价,“我也想放假。”

    “谁不想呢?”喻文州笑了笑,示意郑轩放弃这个梦想。

    “压力山大啊。”郑轩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

    蓝雨算是这些黑帮中相当富裕的了,这从他们豪华的写字楼就能看出来。一座安全——保安配备比政府还强——的黑色建筑,伫立在商圈的最边缘。更不用提茶水室的巧克力从来都是瑞士莲,尽管没几个人真的喜欢吃巧克力。

   








    “你真的——?!”苏沐橙嚷着,几乎可以说是尖叫了。方锐禁不住畏缩了一下,扯到叶修的问题时的苏沐橙总显得特别可怕。

    “真的,”叶修很勇敢,他一点都不害怕苏沐橙,至少看起来不怕,“没有半个字是假的。”

    “你知道我带了你的抑制剂的。”这一句话几乎是嘶嘶着发出来的,苏沐橙正在展现一个女性beta最强的怒意。

    没错,叶修的副手,旧嘉世的王牌,这个圈子中玩枪最棒的家伙是个beta,还是女人,但这不影响苏沐橙的子弹的准确度。叶修和苏沐橙,这两个名字是个噩梦。对于仇敌来说,这两个名字通常代表着死亡。

    “那个……”方锐小声说,“我能不能出去?”

    “行——”

    “不行!”苏沐橙立马转移了炮口,“我们说好了的。”

    方锐吞了口唾沫,深深渴望着半年前的自己能聪明点,或者是收敛点,总之不应该听半句兴欣的诱惑,更不要说傻乎乎地推开半敞的门。

    可是那怎么能怪他呢?叶修就把那体检报告大喇喇的敞着,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方锐一度怀疑这是兴欣的谎话,就为了威胁他加入兴欣,现在看来他是高看自己了。

    不过苏沐橙和叶修也算得上厉害,将近十年了吧,他们居然把秘密控制在了三个……不,四个人之间。

    一个该死的悖论——谁允许叶修这种人性别栏填成omega的?

    “这个嘛,”当时叶修和苏沐橙一个站在窗边,一个站在门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以及他手里的体检报告,“鉴于我有一个alpha弟弟,双胞胎弟弟,这也没什么难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方锐拼命克制住每根手指的颤抖,“真的。”

    “没门。”苏沐橙笑笑,这个笑容以前方锐一直觉得既可爱又温暖,现在他想掐死那个稚嫩的自己,“你已经有最好的选择了,加入兴欣吧。”

    但事实是,兴欣的生活比他想象的舒心多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前途一片光明。兴欣成为第一大帮,或者说第一流大帮只剩下嘉世旧部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阻碍,而他是这个冉冉升起的兴欣中地位很重的长老,一切顺风顺水。

    可是叶修怎么会发情呢?他都吃了那么多抑制剂了?

    叶修吃的抑制剂多到方锐嗅不出半丝omega的味道,那么别的alpha也不会闻到,没可能的。

    “总不能做掉黄少天吧?”方锐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加入了关于老大性生活的讨论中。

    苏沐橙瞪了他一眼,就好像她真的以为方锐能给出什么有用的答案一样。显然,她一点都不介意探讨哥哥的性生活,如果必要的话,叶修猜测,她可能会亲自来跟踪呢。

    这就是叶修亲爱的妹妹,虽然从血缘上来说她算不上叶修的妹妹,苏沐橙在十几年中都处于被保护的部分,而她终于长满了羽翼后,叶修发现苏沐橙无可救药地密切关注着自己的生活,特指性别那一部分的。

    他可爱的、聪明的妹妹,有点保护欲过度了。

    叶修耸肩,漫不经心地抛出了最糟的部分:“少天说他爱我。”

    苏沐橙的表情像是生吞了一个鲜柠檬。

    三秒钟里,鲜柠檬变成了蜜糖。苏沐橙笑着看着他,那种甜甜的、无法拒绝的笑,“不如你们结婚吧?”

    “什么?”叶修和方锐同时嚷道。

    “少来了,”苏沐橙突然又变回了小妹妹,“他暗恋你有……七年?有的情侣都能生六个孩子了。”

    “等等,黄少天露出那个恶心表情的意思是暗恋?”方锐回忆起那些难忘的尴尬社交场。

    “这是最好的可能!”苏沐橙诚恳地说,一瞬间叶修能看到她脑海里漂浮着的所有的16岁青春小说里玫瑰遍地的肉麻情景。

    “而蓝雨和兴欣可以合作!”方锐说话比苏沐橙更官方,“试想一下,我们搬倒刘皓需要一刻钟吗?”

    叶修叹了口气,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爱操闲心的部下?

    “讨论到此结束。”叶修宣布,“我们的结论是:一,黄少天会保密。二,我不结婚。三,不需要蓝雨我们也能按死刘皓。散会!”

    黄少天会保密吧?叶修回想着离开时少天脸上的傻笑,心里揪了一下。

TBC.


【黄叶】安然无恙 Safe and Sound(ABO,黑帮设定)

ooc预警

黄A叶O

还债文

求评论!求评论!


02.


    叶修醒来了。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好亮,好亮,好亮。

    第二个想法拉回了现实——这是谁的床?

    然后记忆涌上了脑海,关于他和黄少天的性爱,关于他不合时宜的发情期,也关于黄少天那声低沉的“我爱你”。

    找个人解决发情期比他和苏沐橙设想的要麻烦得多,尤其是可能选错了人选。

    叶修看着浑身的吻痕,痛苦地审问起自己来。

    他选择黄少天真的只是因为黄少天碰巧是个alpha,又碰巧地经过那房间吗?难道其中不包含着私心吗?

    肯定有的,肯定是。所以他才选择黄少天,而不是同在宴会上的喻文州,或者韩文清,或者其他什么人。

    那么他的私心……是爱吗?

    审问进行到这里变得更痛苦了,他小心地回忆着黄少天。黄少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傻乎乎的,不知天高地厚,眼神像刀子,话比全嘉世地盘的鸭子加起来还要多。后来成天粘着他,什么事都得烦叶修一趟。要帮忙的时候也是黄少天来得最快,二话不说,连原因都不问。

    但叶修一直以为黄少天只对omega有兴趣,这是根据那些从黄少天公寓走出来的漂亮姑娘判断的。叶修通常伪装自己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性beta,不巧强过了太多alpha。

    有人怀疑他是alpha,但从来没人敢往omega身上联想。这非常好,因为叶修可以说是痛恨自己的性别。

    十三岁时,他和叶秋的性别同时显现,从此叶秋的课程加重了一倍不止,而他开始被要求坐在原地,练习好看的礼仪。钢琴是最后一门有技术要求的课程,但好像也没人期待他——期待一个omega能弹出野蜂飞舞,他们认为叶修最多就弹弹欢乐颂。

    叶修的少年时期充满了迷惑,他和叶秋曾是同样优秀的学生,实际上叶修觉得自己比叶秋好上十几倍。他聪明、敏捷,敢于挑战,但很不幸,这些品格不适合omega。

    他本和叶秋奔驰在同一片绿茵场上,可是现在他要学着做一个好看的花瓶。

    这不公平,相当不公平。叶秋再三帮他求情也只是增加了门可笑的茶道课程,看看吧,他,叶修,甚至连练习多一点对抗性强的棋类技艺都不应该。

    叶家是个现代社会中的等级鲜明的豪门家族,在这里,alpha就是alpha,omega就是omega,人应该遵守自己的命运。所以当叶修第三次因为闲得无聊用小刀做木工被训斥后,出路便只剩下了他选择的那条。

    叶修依然很感激自己的正确选择。



    他把18岁就该停的抑制剂吃到了26岁,目前来看,可能、也许,不用再吃到36岁了。

    那么他究竟该把黄少天置于何等地位?

    长期炮友还是……叶修抿着嘴唇感受这个词滑过,它甜腻而清雅,爱人?

    一阵窸窣声,黄少天把叶修拉到身边,亲吻。

    早安吻?

    一个不太确定的名词蹦了出来,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继续着这个吻,而叶修也没有拒绝。

    太快了,这一切会不会太快了?

    黄少天把愚蠢的念头置之脑后,他机会主义者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这哪有快?这就是最棒的进展。

    然后再过两年,不,一年,他们就可以结婚,也许还可以生个孩子,黄少天想要三个孩子,一对双胞胎女孩和一个男孩,然后可以再养只猫,或者养条狗,但是黄少天偏爱猫。婚礼上他可以穿黑色的西装,让叶修穿白色的,也许这样会显得黄少天更高一点呢。

    叶修翻身而起,利落而残忍地打断了黄少天的妄想。他捡起了自己的衣服,嗅了嗅,上面还沾着发情时留下的信息素味道,这衣服不用一秒钟就能揭穿他的谎言。而黄少天的衣服——叶修捡起来闻了闻,味道很浅,而且是黄少天的古龙水味。

   等黄少天回神开始嘴炮时,叶修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穿黄少天的衣服非常合适,不长不短。“你穿我的衣服干嘛?”黄少天坐起来,一丝不挂,“哎哎哎,老叶你别走啊,昨晚上的天儿还没聊完呢!”

    叶修拉开了门,“下次再说。”

    一声关门的钝响,黄少天眨眨眼,“还有下次?”

TBC.

tbc后来进行一些无聊讨论

关于叶修的情商

我一直觉得叶修的情商

超高

不带粉丝滤镜的超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