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all叶】阿尼马格斯(HP设,短篇未完)

旧文重发

我以前怎么写过这么烂的东西啊(还没写完???)

悲报,safe and sound的文档丢了,我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点点码它的兴趣又消失了


七月的最后一天,暑热正好到了最猖狂的时候。十一岁的周泽楷坐在书桌前,呆呆地看着窗外安静的街道。

他总是这样,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配上还带着稚气的脸,不失为一副美景。

但周泽楷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作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他想的东西挺简单的,大多是一些琐事。

周泽楷喜欢夏夜,关上窗户便隔绝了蝉鸟的高鸣,适合安静地发呆。

今夜也一如既往,安静又舒适。但如果周泽楷能稍微多看看,他就会发现街角多了与往常不同的东西——

那是一只猫,虎斑猫,正在核对门牌号。

它向后退了两步,后腿发力,跳上了窗台。窗户外还有一封信,猫把右爪按在信上,用尾巴梆梆地敲窗户。

周泽楷是被这声音提醒,才发现这个怪异的情景的。他拉开窗户,想伸手抱抱不请自来的虎斑猫。

虎斑猫避开了他的手,用右爪搭在周泽楷的手上,指向窗台上的信。

这信是写在羊皮纸上的,正面还有蜡封。其实即使没有那绿色的字体,光是“信”就够少见的了。

对于周泽楷来说,这无异于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新世界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奇异。在进入霍格沃茨前,周泽楷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他不知道不是所有的巫师都可以随随便便地以猫的形态敲响那扇窗户,更不知道那只虎斑猫正是这所魔法学校的校长。

现在,虎斑猫正急急忙忙地跳到地上,同时在落地的瞬间突兀地拉长了身体——变成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墨色的长袍的巫师。他没有戴帽子,但周泽楷认为俏皮的尖顶帽一定很适合他。少年周泽楷站在门边,手里紧紧攥着信。

他真高啊——

周泽楷懊恼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它很整洁,却很幼稚——床头贴满了西部牛仔的海报,妈妈买的台灯上还挂着HelloKitty。

巫师抚了抚袍子上的褶子,看看周泽楷手上的信,脸上浮出一抹笑意。

“晚上好。”

“……你好。”





五年的时间,在正值壮年的叶修身上,仿佛没有流逝。在周泽楷身上,却得到了惊人的体现。

五年前,在HelloKitty冷漠的注视下,周泽楷想,叶修真高啊,真厉害。

现在,周泽楷站起来,刚好和叶修平视。

叶修赞赏地看着他桌上的由仙人掌变来的黄水仙,周泽楷抿嘴笑了笑。接下来叶修看到了孙翔桌上还带着刺的黄水仙。

于是今天的周泽楷的仇恨值又增加了。因为五年级所有的学生都得到了加量的变形课作业,周泽楷却被免了作业。

孙翔尤其可怜,他的作业甚至是别人的二倍。

“太过分了!”孙翔气呼呼地戳着他的土豆,“为什么只有我是双倍?”

周泽楷想了想,没有接他的话。

长桌的尽头,叶修在对付一盘特别不听话的青豆。魔药课教授喻文州坐在他旁边,慢条斯理地捡起来了几颗掉落的青豆。

感觉到这边的视线,喻文州扭头看向周泽楷,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








雪还没化完,叽叽喳喳的女生们三就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希望能赶在情人节前——不客气地说——套来个差不多的男生。

而周泽楷就是最抢手的那一个。现在周泽楷觉得自己一定是全校最多疑的人,无辜的小饼干里是不是混了迷情剂?南瓜汁安全吗?

周泽楷不得不自己准备安全的水,他有一种绝对不能喝到迷情剂的信念,却又有些害怕。

江波涛猜测,这种做法的背后一定埋藏了什么。难道说周泽楷已经有了心上人?

这很合理,不过以周泽楷说话的风格,真的想象不到他告白是个什么画面。

那又是什么人这么高贵冷艳?察觉不到被学生人气王周泽楷暗恋了吗?

这题超纲啊!








当看到粉红色的泡泡飘满了整个城堡时,周泽楷暗暗松了口气——安全。

情人节的城堡像是被偷偷刷上了粉红色。盔甲们怪模怪样地戴着大蝴蝶结,有人走过时就放声大唱《一锅火热的爱》。

一种奇妙的满足感充盈在行走的师生之间,大家都心满意足,面带笑容。就连周泽楷也受到了感染,微笑着走进礼堂。

星期六的早餐桌还是稀稀拉拉的,可见对于某些人来说,情人节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可以睡懒觉的星期六罢了。周泽楷看到叶修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进来,随随便便地坐在格兰芬多桌边。苏沐橙从她固定的位置走过来,责备地看着叶修。

几个格兰芬多学生对于能和校长一起进餐都显得受宠若惊,三年级的罗辑失手打翻了一杯南瓜汁。

周泽楷坐在赫奇帕奇桌边,只看得到苏沐橙和叶修的嘴巴张开又合上,要听清他们说的话实在太困难了。

那边看起来主要是苏沐橙在说,叶修偶尔点点头应和。说着说着苏沐橙突然掏出了一顶粉红色的尖顶帽,帽子上还绑着缎带。叶修皱眉打量着这顶帽子,然后就开开心心地换下了自己深蓝色的帽子,戴上那顶粉红色的尖顶帽,缎带还在一甩一甩。

楚云秀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成功地拍下了不及躲避的叶修。

周泽楷盯着自己的盘子,不知道是该看叶修那边的闹剧好,还是看那边拿着情书犹豫不决的成堆聚集的女孩子们好。

然而在周泽楷犹豫的几分钟里,叶修身边的教师密度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黄少天不知何时拿走了楚云秀的照相机,在一片片紫色的烟雾中,周泽楷根本看不清那边的情况。

“诶老叶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周泽楷?哇我们院的小女生说的没错,果然好帅!不过为什么一年级的学生也知道他,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少通吃吗?”

叶修皱着眉头点了根烟,却被苏沐橙掐掉了。

“情人节!”叶修看着消失的烟,痛苦地感叹道。

“你又没有情人。”苏沐橙收起了魔杖,“你没有吧?”

“万一有呢?”喻文州款款而来,手里抱着只粉红色的盒子。

苏沐橙没接话,退了一步,上下审视着喻文州。

喻文州今天穿的很正式,从那一尘不染的帽子,到亮得发光棕色皮鞋,挑不出一丝破绽。

“哇哦……”还没离开的女学生们小声地感叹着。

周泽楷看了一眼自己沾满手指印的魔杖,莫名感到一种挫败感。

叶修低头接过那个粉红色的盒子,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一小堆女生像是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似的,突然开始格外大声地咯咯笑了起来。黄少天拉开了喻文州,飞快地说着什么。

一阵失落感涌上心头,周泽楷站起身,离开了长桌。






胜券在握吗?

喻文州端详着叶修的表情。

不好说呢。

叶修舔舔嘴唇,又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还是像往常一样平静,看不出情感有什么波动。

在紧张吧?

叶修拆开了盒子,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猫形巧克力。

这巧克力很精致,连斑纹都刻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自己做的。

叶修倒很有冲动现场变形,看看自己与巧克力有没有什么不同。喻文州的观察能力太恐怖了,每一道纹的走向都不差一毫。

那猫慵懒地晃晃尾巴,打开了盒子也无意逃脱。

比巧克力蛙乖多了。还是说,这也是模仿了他叶修的性格呢?
TBC.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