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大世界只认定你这颗星球。

明年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

【黄叶】安然无恙 Safe and Sound(ABO,黑帮设定)

ooc预警

黄A叶O

还债文

求评论!求评论!


02.


    叶修醒来了。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好亮,好亮,好亮。

    第二个想法拉回了现实——这是谁的床?

    然后记忆涌上了脑海,关于他和黄少天的性爱,关于他不合时宜的发情期,也关于黄少天那声低沉的“我爱你”。

    找个人解决发情期比他和苏沐橙设想的要麻烦得多,尤其是可能选错了人选。

    叶修看着浑身的吻痕,痛苦地审问起自己来。

    他选择黄少天真的只是因为黄少天碰巧是个alpha,又碰巧地经过那房间吗?难道其中不包含着私心吗?

    肯定有的,肯定是。所以他才选择黄少天,而不是同在宴会上的喻文州,或者韩文清,或者其他什么人。

    那么他的私心……是爱吗?

    审问进行到这里变得更痛苦了,他小心地回忆着黄少天。黄少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傻乎乎的,不知天高地厚,眼神像刀子,话比全嘉世地盘的鸭子加起来还要多。后来成天粘着他,什么事都得烦叶修一趟。要帮忙的时候也是黄少天来得最快,二话不说,连原因都不问。

    但叶修一直以为黄少天只对omega有兴趣,这是根据那些从黄少天公寓走出来的漂亮姑娘判断的。叶修通常伪装自己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性beta,不巧强过了太多alpha。

    有人怀疑他是alpha,但从来没人敢往omega身上联想。这非常好,因为叶修可以说是痛恨自己的性别。

    十三岁时,他和叶秋的性别同时显现,从此叶秋的课程加重了一倍不止,而他开始被要求坐在原地,练习好看的礼仪。钢琴是最后一门有技术要求的课程,但好像也没人期待他——期待一个omega能弹出野蜂飞舞,他们认为叶修最多就弹弹欢乐颂。

    叶修的少年时期充满了迷惑,他和叶秋曾是同样优秀的学生,实际上叶修觉得自己比叶秋好上十几倍。他聪明、敏捷,敢于挑战,但很不幸,这些品格不适合omega。

    他本和叶秋奔驰在同一片绿茵场上,可是现在他要学着做一个好看的花瓶。

    这不公平,相当不公平。叶秋再三帮他求情也只是增加了门可笑的茶道课程,看看吧,他,叶修,甚至连练习多一点对抗性强的棋类技艺都不应该。

    叶家是个现代社会中的等级鲜明的豪门家族,在这里,alpha就是alpha,omega就是omega,人应该遵守自己的命运。所以当叶修第三次因为闲得无聊用小刀做木工被训斥后,出路便只剩下了他选择的那条。

    叶修依然很感激自己的正确选择。



    他把18岁就该停的抑制剂吃到了26岁,目前来看,可能、也许,不用再吃到36岁了。

    那么他究竟该把黄少天置于何等地位?

    长期炮友还是……叶修抿着嘴唇感受这个词滑过,它甜腻而清雅,爱人?

    一阵窸窣声,黄少天把叶修拉到身边,亲吻。

    早安吻?

    一个不太确定的名词蹦了出来,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继续着这个吻,而叶修也没有拒绝。

    太快了,这一切会不会太快了?

    黄少天把愚蠢的念头置之脑后,他机会主义者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这哪有快?这就是最棒的进展。

    然后再过两年,不,一年,他们就可以结婚,也许还可以生个孩子,黄少天想要三个孩子,一对双胞胎女孩和一个男孩,然后可以再养只猫,或者养条狗,但是黄少天偏爱猫。婚礼上他可以穿黑色的西装,让叶修穿白色的,也许这样会显得黄少天更高一点呢。

    叶修翻身而起,利落而残忍地打断了黄少天的妄想。他捡起了自己的衣服,嗅了嗅,上面还沾着发情时留下的信息素味道,这衣服不用一秒钟就能揭穿他的谎言。而黄少天的衣服——叶修捡起来闻了闻,味道很浅,而且是黄少天的古龙水味。

   等黄少天回神开始嘴炮时,叶修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穿黄少天的衣服非常合适,不长不短。“你穿我的衣服干嘛?”黄少天坐起来,一丝不挂,“哎哎哎,老叶你别走啊,昨晚上的天儿还没聊完呢!”

    叶修拉开了门,“下次再说。”

    一声关门的钝响,黄少天眨眨眼,“还有下次?”

TBC.

tbc后来进行一些无聊讨论

关于叶修的情商

我一直觉得叶修的情商

超高

不带粉丝滤镜的超高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