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何何梦

主食cp见主页
有催就填

До скорой встречи

Моя любоь к тебе навечно


我会和李艺彤好的!

【青葱】无路可逃(黑道ABO)

想写赛马,但是我根本不懂,所以写的很短小

来献丑了💦💦

OOC有

求评论

02.
小总一晚上没回来,冲田三叶看着账本发呆。倒不是说她很担心总悟的人身安全,说实话,如果真有人要袭击小总,她会为他们祷告的。尽管小总一直费力地在她面前装成乖孩子,但难道她还真有那么不了解自己的亲弟弟吗?

中午,冲田总悟才慢悠悠地推门回家。他大概想偷偷地从姐姐身后溜过去,但可想而知地失败了。

冲田三叶从账目中抬起头,一把抓住总悟的衣角,不满地皱眉。

“你去找十四郎了?”她的问话令冲田总悟绷紧了脚背,身体僵硬。

“坐下。”于是冲田总悟乖乖坐下了,不安地抿着唇。

三叶仔细地闻了闻总悟身上的气味,皱着眉,不太满意的样子。她又撩起总悟后颈上的碎发,检查起omega的腺体。

“天啊,”她得出了结论,“你让他最终标记了。”

总悟模糊地应了一声,绞着双手。

“小总,”三叶的声音很疲惫,“你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但是姐姐……”总悟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还没想到这个“但是”后头该跟点什么。

三叶忧郁地揉揉额角,她对十四郎留存在总悟身上的极具占有欲的信息素没什么好感。alpha的信息素一向很难同其他alpha和谐相处,尤其是在涉及到爱这个自私的领域时。

也许她早该想到这一点,而不是痴痴地等到那个人把钝刀扔到她面前。

“姐姐,不是那样的。”总悟有些急切地说道,他最见不得姐姐脸上的落寞神情,于是他打算给土方添点麻烦,“是土方先生他强行……”

“强行?”三叶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她有90%的把握认为总悟是在胡说八道,为了安慰她或者嫁祸给土方,或者兼而有之。

“是的。”总悟坚定地点点头。

“好吧……”三叶挠挠下巴,有一点被说服了。和土方家族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交流也不错,顺便,可以检验一下十四郎是不是真的适合小总。

“等近藤先生回来,”三叶拍板了,“我们讨论一下。”




土方没有等来冲田的回复,却等来了一封猖狂的挑战书。不知怎的,这居然和他的设想一模一样——冲田总悟可不是标记了就能把到手的普通omega,他有一个强大的黑道家族做后盾,本人更不是个省油的灯。但如果土方能通过那一系列的考验,他得到的不仅是倾慕已久的冲田,更能和冲田的家族达成亲密合作关系,从而真正称霸这座城。

他给自己点上了支烟,穿上风衣,准备单刀赴对门的近藤家族。

说来怪异,MAHBIR市的黑帮都住在同一个街区。同街区内的各个家族立了几条小规矩,保证街区内不会发生火拼。不同家族间的距离小得可怕,八卦传播的速度比黑死病还要快。好比说现在,市里所有恶人都知道他们中即将诞生一对新情侣了。

土方驻足在铁门前,他有三年没踏上这个门槛了。他把手搭在门上,拿不准该怎么敲门——太奇怪了,这真的是一个成年人需要思考的问题吗?

铁门被人极不耐烦地拉开了,土方呆立在门口,看着握着门把手的冲田嫌弃地咂嘴。

“你在干什么啊土方先生,难道是害怕了?”

“十四!”近藤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

“十四郎。”三叶双手抱臂,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

土方挨个问候一遍,由衷地觉得,能再站在这个客厅里真好。

“公事还是要办的,”近藤抽出了张字条,“我们决定的对决是赛马。”

土方舒了口气,但近藤还没说完。

“按百分制计算,赛马胜负计60分,赌马的支持率计40分,最终解释权……”

“在我。”冲田指了指自己。

“成交。”土方说。



马不是种温顺的动物,但土方就是有办法驯服它们,可能这也是种天赋。这个解决方法八成是近藤想的,为了让土方的情路平坦一点。

土方不需要刻意准备这部分比赛,他有把握近藤家族里没一个人能赢他。按他的意思,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准备婚房了。

赛前半周,土方去探望自己健壮的黑色骏马,它情况非常好,一点都不紧张。

就骑手而言,冲田其实比土方更有优势。因为冲田比土方矮,还比土方轻一些。但土方更有技巧,而且他的马更好。土方的黑马是M市少有的纯血马,仅从身体素质而言,这里的赛马没有能胜过它的。

只是不知道冲田会有什么计策——土方很确定冲田是不会轻易投降的。



“怎么样?”土方斜靠在门板上,叼着烟看山崎算账。

“不好说……”山崎忙得头顶冒汗,“看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那就好。”土方漫不经心地说,根本不在乎山崎的回答。他斜眼瞥着窗外的马场,普通观众散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都是街区里的大小黑帮。冲田姐弟都不在,可能是去做准备了。

还差一刻钟。

土方牵出黑马时,天已经黑了个彻底。冲田牵了匹白马,冲他悠闲地招手。那白马看起来十分矫健,但不像土方的黑马那样高大。这也是种不错的选择,但土方看不出冲田有什么胜算。

变故发生在开跑后。土方的黑马突然变得躁动不安,努力试图摆脱土方的控制。至此土方才认出了冲田的小诡计——他的白马是只正在发情的母马!土方不仅落后了冲田好几个身位,还要想方设法平复黑马的情绪,不让它把自己甩下去。

然而这场比赛的失败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几声枪响让土方和冲田的马都深受惊吓,冲田的母马连带着冲田一起重重摔在地上,土方的情况稍好一点,起码他的马没有摔跤。

土方费了一番功夫下马,之后不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始作俑者,因为那些人一点隐藏的想法都没有。

警Ⅰ察,成群结队的警Ⅰ察全副武装地走进马场,带头的人手里拿着枪,一头灰发一丝不苟地梳到脑后。

“土方十四郎?”他信步行至还在和母马搏斗的冲田身边,“哦……你不是。”

“你是新任督察?”土方走到冲田身前,用身体挡住了冲田,“佐佐木异三郎?”

“这就对了,”佐佐木露出一个假笑,“土方十四郎,我想你也不该是个O。”
TBC.
(希望不要被屏)

评论(1)

热度(23)